新鸳鸯蝴蝶梦——爱之船

新鸳鸯蝴蝶梦——爱之船,黄安爆料明星八卦事免费阅读,[我爱看书]百万图书免费看,百万书库免费阅读,网络图书馆,免费读书网
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顶着“星马王子”的头衔,我从新加坡做完宣传之后,一刻不停留的回到台湾。其实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在台湾的日子越平静,就越让我想起在新加坡的点滴,尤其是S。日子过得像洗桑拿浴,忽冷忽热的。

    有一天,天际唱片的张总约我吃饭,除了想多了解我在星马的发展近况,他说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谈。他约我在台北市忠孝东路的“懒得找钱”餐厅见面。

    “黄安,这一路辛苦喽!我听‘天下’的曾先生说你在星马的发展越来越顺利了。”

    “张总,我觉得曾大哥他们真的很用心,用心就不一样。我并不是说‘天际’的同事们就不用心,但是对于前几张唱片在台湾的失败,‘缺乏强而有力的宣传’我认为是主要的原因。”

    “做宣传要钱呀!我们现在最缺乏的就是钱!”

    “张总,笃霖的唱片不是卖得还不错吗?”

    “是不错啊!”

    “那怎么会这么缺钱?”

    “唉!我本来不想讲的,想过了这一阵子再说。但是事情到了这一个地步了,想瞒也瞒不住了!”

    “张总,出了什么事了?”

    我和张总虽然是老板和艺人的关系,但在私底下倒也是无所不谈的朋友,所以有些话题常超出这种关系,尤其是公司财务状况。

    “我要破产了!”

    “啊!”我一声惨叫!

    “真的,公司做你的唱片虽然没有赚到钱,但也赔得有限。倒是笃霖是个金母鸡,天天下金蛋。公司在他身上前后赚了大约一千万左右。”

    “那怎么会破产呢?”

    “你先别急,我慢慢说给你听。前一阵子我不是曾和你谈过公司略有盈余,该做什么转投资的事吗?”

    “对啊!我还建议应该盖间录音室,毕竟我们是唱片公司,有自己的录音室可以省下庞大的录音费用,不但能起到省钱的作用,还可以额外的对外出租赚钱。”

    “没错!你的建议很专业。就在我琢磨你的建议的那几天,有个过去我在‘时报’的朋友来找我投资一个项目。”

    “什么项目?”

    “就是投资买船;买‘爱之船’邮轮!”

    “张总,你做过船老大吗?”

    “那倒是没有,但是我的朋友分析说在现在这个景气,做‘爱之船’肯定能赚钱。”

    “所以你就买了?”

    “是啊!我把你盖录音室的建议搁下,把那些钱投资在买‘爱之船’上了。”

    “现在呢?”

    “‘爱之船’是从中东出发,停经香港,然后到基隆港。本来一路上都很顺利,怎么知道停在香港的时候,船竟然起火了!虽然火势被扑灭,但是轮机受损,必须停在香港码头修复。”

    “停在香港一天就要一万美金的码头租金,到今天为止,我的‘爱之船’正好在香港停了一个月,我付了三十万美金!这条‘爱之船’我一分钱都还没赚到,就已经付了三十万租金!买船的投资还没算在里面呢!”

    “哇!那蛮惨的!”

    “更惨的是,现在何笃霖的唱片也不卖钱了!公司的进帐更少了,我必须卖房卖地才能还得了债务的几分之几而已。从严格意义上说,我已经破产了!但是暂时还不能宣布,因为我一旦宣布了,许多投资人就会立刻上门讨债。”

    “张总,你打算怎么安排?”

    “我打算在公司形象还没破产之前,赶紧为大家找到出路,然后再宣布,这样对大家生活上的冲击会小一点!”张总做人真是有情有意,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还想到员工们的生活。

    张总一一说出他对大家后路的安排,我听了心里十分难受。“同事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散。”何笃霖去了BMG唱片公司、高明翰(歌手高明骏的弟弟)去了“滚石”,我则被安排去了“上格华星唱片公司”。该公司的歌手有高胜美、李翊君、陈明真、大小百合、左安安等,都是女歌星。江湖上传说“上格”永远做不了男歌星,“上格”是花旦有余、小生缺货。再加上“上格星马分公司”的业务报告,我在星马还有不错的市场。这几个不算优势的优势,我和“上格”公司一拍即合,在张总的穿针引线下,我这个小生便在1991年夏天加入了上格唱片公司。
下一页 目  录 上一页

快捷键使用: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ctrl+backspace
0条跟贴 查看全部跟贴
发贴区 显示最新前8条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