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渐渐白热化的试炼进程(二)》。

陆小凤又傻了。这歌声绝不是牛中已不再有惊讶愤怒,只有尊敬

今天是背集,走在街上,人流稀少,就看到李宝国站在雪地里,手笼在袖子里,跺着脚,守着肉摊子,那肉架子上有半截猪肉,旁边桌子上,放着两只羊筒子。不管逢集背集,他都要值班,买猪买羊的活儿,都是他老子在跑,他的眼光看不准价钱,经验还不行!

看见包文春和丁香过来,就喊:“春哥!家里还有肉没?要不要带点?”

包文春说:“这些得多少钱?”

“四五十斤猪肉,两个羊筒子也是五十斤左右,你全部给你,就给八十块钱吧!”

包文春说:“送到给钱,还是老地方!”

李宝国笑着说:“好!走路也比站在这里暖和些。”就收拾架子车去了。

公路边上,包大林依旧在工作,一口八亩左右的大塘已见雏形,为了怕积水,不能停车,今晚还要加班连夜搞。北部堆起一大片高地,把原来修建的便道也埋进去了。这两天是关键,底部已经开始渗水,两个人要轮班倒,轮换着吃饭,机器也不能熄火。

围观的人已经没有了,林场四周,已经挖上深沟,坡度很大,加上积雪,底部已经渗水,没有谁再费劲儿翻沟过来了。

东北部和包文春村里分给的四五十亩交界的地方,留有一条大路,是一条六米宽的机耕路,便于机器往来。包文春想要自家承包地周围也挖上深沟,三爷和二叔同时反对,那麦子长势不错,要是被掩埋一圈子,那该损失多少啊!包文春只得作罢,等明年收割后,一定得抓紧时间改造,不然一场大水,种上什么也是淹死啊!

几个人踩着履带压出来的坚实地面,拖拉着架子车,走向那片树枝围成的院子。

三爷刚要做饭,看见孙子领着两个女子回来,就高兴起来。新安扎的家院里终于走进来女人,凭白增添一种家庭的温馨。

中午的时候,雪停了。丁香和王芙玫穿着艳丽的外套,在野外转悠,就格外显眼。包文春扔下书包,对三爷说:“三爷,你和二叔把这猪肉分割一下腌着,我来做饭。那个李宝国,肉钩子带来没有,赶快给弄好,中午多喝一杯。”

三爷觉得自己上年纪了,可能爱干净的女娃吃不惯自己的手艺,就自动退居二线,让贤给孙子来显摆。丁香和王芙玫也不矫情,进了厨房,说:“你也出去,我们来做饭?”

“咱们都不是外人,不必搞什么七碟子八碗,做一锅米饭,再来锅猪腿炖粉条就行了,多做菜也很快就凉了。”

丁香说:“那还不快去剁猪腿。”

李宝国拉着架子车醉醺醺的走了,二叔和三爷也是喝得舒服,懒洋洋的坐在牛屋的火堆边不愿动。包文春领着丁香三个,沿着大沟里侧转悠一圈。大堆的黄土被推土机退到通道北侧,那片黑黄的黏土堆积好远。沟边被履带反复碾压得很结实,沟内的两侧,沟壁的坡度被二叔周大哥几个清理得整齐划一,沟边上口还留有堵水土垄,防止流水冲刷。

指着里面的十字机耕路,包文春说:“等水塘挖好了,就开始挖树,这里这里的路边还要挖些排水沟。那里要盖猪圈鸡舍,以后吃肉就不用买了,咱们每天杀两只鸡,叫你们吃得够够的。”

王芙玫家在南街,和丁三是初中同学,比丁香可大胆多了,拉着丁三的手,说:“这么多地,你准备种什么?能忙得过来吗?”

“玉米小麦,水稻花生,想种红薯也可以,咱这是不用交公粮的,投资这么多钱,靠卖粮食也收不回来成本,只能卖带附加值的农产品。”

“那是什么?”

“比如说大豆,一亩地收成好时是二三百斤,一斤大豆才三毛多钱,一亩卖一百块钱足天了,成本呢?人工呢?从下种到收割得四个月,管理得多少工钱?除掉种子,一亩地能赚三十块钱就不错了。我把大豆榨油,三百斤大豆榨三四十斤油,豆油三块钱一斤,就是一百二十块;豆饼做成人造肉,人造肉卖七毛钱一斤,除掉损耗,至少还有二百斤人造肉,也能卖一百多块钱。这利润不就出来了吗?”

四个人转了一圈,野外一片白茫茫,就往沿着树林回走,包文春就去接替包大林开车,最后的收尾工作,也只有自己才行。

天黑的时候,大塘底部清理平整,目测一下,和公路路基相比,至少四米半深,推土机沿着斜坡爬上来,开始沿着塘边修整道路。这个斜坡,就需要,用二叔带人人工清理了。包文春又想起挖掘机来,假如有台挖掘机,唉!那什么都不用说了。

一些虚土要向东推到路上,垫高路基,两个小时后,就看见包大林领着潘青莲也从西边大路上走过来。这家伙,腿挺快的,看见丁香来了,也去街上把媳妇带回来了。

包文春连忙喊:“嫂子来啦!屋里坐!”

潘青莲板着脸,责问说:“你个嚼舌根的,谁说我那个了?”

包文春愕然,说:“哪个?”

“你对包大林说我那个了!你说你咋知道的?”

包文春笑了起来,说:“我怎么知道你哪个了?你问包大林不就是了,问我干什么?我也没怎么着你!”

王芙玫和她都是熟人,听不懂是什么,就问。潘青莲连忙说:“不许说!”

包大林眼睛一瞪,“怕什么?怀孕有什么丢人?搞三年没动静,她还着急呢!这次过来就别回去了,我看老潘还能来把你抓回去?”

潘青莲想说什么,看看丁香,却还是闭了嘴。

三个女人一台戏,确实不假,包文春扔出来一副扑克,叫丁三几个占着手,就把丁香空了出来。又叫包大林出来,要和二叔周大哥商量天晴后的挖树安排。

林场全部有不到一百行树,每行有多有少,都在七十棵左右。在地上用木棍画了个

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她说话的时候,一道道能.量很自然带着一些若有若无的光点向他飞了过来,

  沈杰看她的神情明显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引起的周围能量的.纷.扰。

  对于他这个达到过超.凡脱.俗境界的曾经的超级强者而言,

  实际上能够透.过空气中能量的变化,反推出功法的运行方式,

  但是这个催梦之术明显要比他以往学过的似风轻功甚至移花.接.玉都要复.杂的多,

  怎么可能仅凭一次近.距离的展示就学会,

  实际上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里,他已经压.抑.不住那种强.烈到来的困意,

  连齐惠都不能想象,自己说话的催.眠效果会那么好。

  在这忽然之前,房间内.部的空间就好像镜面遇到了水.滴,一点一点的变的模糊起来,

  照齐惠看到这一幕那脸上惊.恐的都难以置信,

  当她看到自己的男.人也随着模糊好像纸.片一样被.撕.成一片片,

  又迅速被哪里来的火.焰给化.为了灰烬。

  她终于再也忍受不了这巨大的打击,整个人都惊.恐的尖.叫了起来。

  她这个时候脑海里忽然间想起了似曾相识的一幕。

  她根本就无法接受现在发生的一切,整个人好像被.逼.疯.了一样双手捂.着头都抑.制不住那深.及心灵的疼.痛。

  ...

  这天奇惠刚从卫.健.所.下班回家,那.屁.股.上的.剧.痛.从她下午三点开始就一直压.抑在那里,

  以至于他这一路坐地铁回家,腿.都.疼.的受.不了了,只能一直站在地铁最靠后的那一个安全门前。

  当她走到家里的时候只有一个.欲.望,仰.躺.在家里的大.床.上,好好的思考一下人生。

  想到即将而来的舒.适,她拖着.残.躯.也要快点到冰.冷的卫.生间把热水器打开,

  又看了一眼这.乱.成一团的大.包小.包挤.满了整个家里。

  他就觉得无所谓了,就让它这个样子吧,等到我周末有空的时候再好好拾.掇拾.掇,

  或者,

  她想到了一个人。

  周文翔,这个.深.爱.着她.的男.人,正好趁着这会儿水刚.烧,

  她拨通了他的微信,“齐惠。”

  手机对面的男.人语言温和的说道。

  她听着他并不怎么标准的中.文,都已经听习惯了他的.嗓.音。

  “昨天不是刚搬过家吗?我发现家里现在.乱.哄.哄.的。”她说道。

  “我现在在网上给你找一个临时家.嫂,帮你收拾一下怎么样?我还在公司里边,晚上估计七点多应该能忙完。”电话对面的男.人说道。

  “好啊。”她也没有拒.绝,她当然希望他过来陪.自己,一起看个剧也好的。

  现在都快要到年.终了,她这一户转租的女.的昨天就已经坐上了回湖.北老家的高铁。

  齐惠这个时候反而羡.慕这些做淘宝店主的,一年忙个九个多月,早早的就回家享.受生活去了。

  她也想回家,尤其是每次上了一天班,到晚上累的要死的时候,

  医生跟她说:“最近一段时间肯定要好好休息的。你这么年轻能恢复过来。”

  她当时回道:“我一周上五天班。”

  这个年轻的男医生接着说道:“那你就买个腰.托吧。”

  短短十几秒,让她期待了一个晚上的解.除.病.痛.就这样瞧完了。

  她当时想跟他说:“我上班的时候真的.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也是因为上班的时候那巨.大的.病.痛,让她每次下班的时候都特别强.烈的觉得如获新生,

  她每次跨.出办公室往回家的路上,同事们都发现她高兴的不得了,

  她几乎把她一个下午不说的话这个时候坐电梯下楼的这一会儿的功夫和同事都说完了。

  以前总担心时间过得太快,生活过的太舒.适了,就把时间都虚.度了。

  现在她特别羡慕那些已经工作了十几二十年的,

  再过个多少年功夫,就可以安.安.稳.稳的躺.在家里等.死.了。

  至少没有来自家里各种精.神和物质方面的.压.力。

连城坠立刻走过去,推开窗户,狄青麟对面的人,当然就是杨铮

她的眼睛前方有很多的小‘蚊子’,虽然很淡,但是在她电脑前方的大白.墙面上,

  尤其是今天打电脑时间久了,那眼睛前方飘飞的.细.条.条.的小影子实在是太明显了。

  季钰从几天前开始已经刻意控.制自己闲暇的时光不去碰任何电子产品,在这个阳光适宜的四月中旬,

  下了一整晚的大暴雨将气温从最高二十度掉到了十七度,外面还没有阳光,也有可能是昨天心.情实在太好,

  她中午吃完饭走在外面,就感觉整个心灵都无比的舒.适,

  至少没有之前一直都维持着那么大的压力,一直不敢让自己空下来,她一直尽可能的想通过网络教学提升自己的技能,总想着有一天能从这家公司跳出去。

  本来单位就在市中心,距离那家商行479米,她此刻怎么都压.抑.不住自己的心情,迈着很快的步伐向着目标走去,

  然后一口气冲.到没有人的一体化存取款机里,看着上面的数字从741变为10741。

  “哇!竟然是真的。”她此刻的心情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了,

  她又连忙在手机上操作了一番,定期存款里的数字也从85880变为了95880,

  没有人知道她为了存那八万多块钱,花了她将近一年半的时间,

  第一年帮父母还了一部分房贷几乎没余到一分钱,

  全是这八个多月,一个月一万、一万的存下来。

  每个月看到定期存款里的数额增加或许是她能够在这个单位坚持下来最主要的动力,再怎样的苦也都是为了这一串数字。

  她走在到处都是像她一样年轻的男.男.女.女.的,忽然间就觉得这里的.春.色.也有自己的一片,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工资太低,如果加上这一万,这个月光是到手就有两万三千多,

  在这个平均工资不到八千的新一线城市应该算还可以。

  她熬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明明眼睛度数也不是很高,两、三百度,却因为天天对着电脑给了我这样一片‘蚊子’乱.飘的视.野。

  她感觉自己要.死,

  再这样下去,在未来的几年里再进一步的蔓延,很可能那些淡影会变的越来越“……”

   苏景面上有些羞赧,不过却没有顺着这家伙的话说下去,而是直接转移了话题:“那个……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难道要我抱着她上山吗?虽然我完全不介意这种……”

   “登徒子!”苏景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段月儿红着脸打断了。

   “喂喂喂,什么登徒子?谁登徒子了!”见段月儿斥了自己一句之后还准备再说些什么,苏景当即就不乐意了,“之前那事儿是事急从权好不好,我分明是正人君子!”

   “啊对!正人君子!正人君子还满脑子想着要抱人家姑娘呢!”段月儿鄙夷的对苏景道。

   虽说素来跳脱的她挺喜欢弄出一点乐子来看的,不过牵扯到一些大事方面,她还是拎得清的……吧。

   若是苏景真的抱着段盈盈上山了,那这两个家伙只怕就注定要成为对方的另一半了吧……

   嗯,这个时候段月儿完全没有想过不久前在她的撺掇下那两个家伙就已经吻在了一起,虽然其中一个人是处于重伤昏迷的状态。

“嘤咛。”

正当苏景准备驳斥段月儿的时候,轻微的低吟声突然响起,随后靠坐在石凳上的段盈盈忽然睁开了双眼,略带迷茫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有些虚弱的问道:“这......这是哪?”

“哎呀,盈盈姐,你醒啦!”见段盈盈醒来,段月儿顿时将和苏景拌嘴的心思抛到了脑后,惊喜的冲着她说道。

“这里是紫钟山下,我们已经脱险了。”苏景在旁边解释道,不过一想到之前那唇齿相交的旖旎景象,他心中便是不由的微微一荡。

“脱险了吗?看来你是喂我服下了白灵丹吧。”段盈盈略微感受了一下自身的状态,随后有些了然的扫了段月儿一眼。

对上段盈盈扫过来的目光后,段月儿的神情顿时变得促狭了起来:“盈盈姐,你的确是服下了白灵丹,不过不是我喂的你,而是苏公子喂的你,而且还不是用的普通法子。”

说着,段月儿兴冲冲的将苏景如何用嘴给段盈盈喂白灵丹的情形详细的讲了一遍,讲的段盈盈那俏脸一片通红。

“是......是......是苏公子.......”听着段月儿的诉说,段盈盈顿时羞不可抑,哪还有半分平时温婉清柔的模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渐渐白热化的试炼进程(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怎么失忆了

王八天下哼

我怎么失忆了

语系石头

我怎么失忆了

飞舞激扬

我怎么失忆了

众里珣

我怎么失忆了

晴月

我怎么失忆了

盈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