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柴峻》。

,皆首及熙,帝不听?’傅红雪道:“要

离城门越来越近,云无影父子四人听了李衍的推测之后并没有慌乱,反而是兴奋起来。可惜李衍的计划是事情败露就让他们逃跑,让四人的兴奋劲儿瞬间泄了一大半。

车内李衍眉头紧锁,只希望是自己多虑了。苏灵儿手心全是汗水,被李衍握着依然不住颤抖。

“别担心,去吧。”李衍柔声道。

“嗯。”苏灵儿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呼出,平复了下内心的激动,拉开车帘。

“停车。”门吏例行公事一般招呼道。

苏灵儿略一躬身,左手五指轻点在车轼上,右手紧了紧身上的红袍,通报道:“沐白公子出城。”

以沐白霜的性子,苏灵儿出车通报看起来疑点自然会少很多。这些纵情酒色的公子哥都是一个调子,苏灵儿也对自己的表演有足够的信心。

“沐白公子?可是沐白霜沐白公子?”门吏自然不可能轻易放行。

苏灵儿脸色不悦,冷哼一声道:“除了丞相的长子,还有谁敢称沐白公子?”

若是这些公子的侍从和门吏客气起来,反而不太正常,苏灵儿言语间也就没有客气。韩国境内复姓沐白的豪门大族也有几家,却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毛头小子敢自称沐白公子。

“是是是!是小的有眼无珠。还请各位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去通传。”门吏虽说有命在身,但也只敢在寻常百姓面前作威作福。在这些人面前拿着鸡毛当令箭,他怕是再长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苏灵儿微微点了点头,心头却一阵慌乱:按常理说自己扶着昏迷的沐白霜出来打个照面就该放行了,这门吏为何要去通报?

李衍早已弄醒了沐白霜,又给他强灌了几斤好酒,就算拉出去看也是醉酒的样子,决计不会让人起疑心。

苏灵儿立于车外,过了会儿便见一个约莫是副将的人自城楼上走了下来。副将皱了皱眉仔细打量了下车乘,请示道:“还请沐白公子出来一见。”

苏灵儿并没有直接按副将所说行事,而是欠身道:“回禀大人,公子昨日醉酒未醒,恐不便相见。这是公子的令牌,请大人过目。公子今夜与人有约,还望行个方便。”

副将面上疑惑之色更浓,接过令牌审视一二,缓缓道:“令牌确认无误。但我们也是按规矩行事,希望姑娘不要为难在下。”

苏灵儿接回令牌,点点头道:“好吧。”

苏灵儿回到车内,扶起醉眼朦胧的沐白霜露了个面,虽说胃里早已是翻江倒海,依然面带微笑道:“大人这样可行?公子醉酒受不得风寒。”

“受得受得。妹妹你快回车里,别凉着了。”沐白霜一脸迷糊的样子,依然不忘记男人的本能,对着苏灵儿熟络地说道。

苏灵儿虽说是询问,却也没等副将回答便将沐白霜扶回了车内。她没第一时间架出沐白霜,自然是为了把守将的注意力吸引到沐白霜是否真的醉酒上。然后再装作无奈搬出醉酒的沐白霜打消守将的疑虑。而沐白霜极其配合地说了这么几句话,倒是正合苏灵儿的心意。

“行的,行的。那就烦请各位登记一下,我这就下令放行。”副将点了点头,指着不远处的笔吏道。

“我本是清风楼的歌妓,有幸

把所有东西收了起来,季辽再次一点储物袋。

一道乌光飞射而出,一个蜿蜒之下打在了季辽的身上。

光芒一闪,季辽的身上立即罩上了一身黑色道袍。

“该是让大衍五行芭蕉扇重新现世的时候了。”

季辽轻轻低语了一句,随后站了起来。

接着,那一头湛蓝长发猛的倒竖而起,眸子变作湛蓝之色,滔天威压轰然爆发,不过数息的功夫,季辽的气息便以升至炼神。

单手一抬,手上立即金光一闪,金之芭蕉扇闪现而出。

凝眼看向那满是钟乳石锥的穹顶,法力......

到了扶桑岛上,已是不良于行。君臣行事,以推见当时治乱,若

黄庭境,初期在于藏纳灵能,蕴满下丹田。

一旦满而后溢,则自然跨入到黄庭境的中期。

中期,着重一个“炼”字。

每个人都不一样,生下来天赋就不同,黄庭境是看一个修行者,有没有可能在未来,晋升为阳神、自在和元神大修的关键。

好在李峰哥手上有一块御赐金牌,让太子有些投鼠忌器,不然李峰哥要遭殃了。

其实以李峰哥现在的身份,只要他说一声,肯定有人愿意跟随他,只是这样的人,李峰哥不敢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柴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从光中走来

华表

从光中走来

傲骨铁心

从光中走来

小已的笔

从光中走来

默小水

从光中走来

胖子小蛮腰

从光中走来

映溪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