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明天三更补……》。

这两杆枪都是经历百战、杀人无数的利器,它们本身就带着一种古龙让「武侠」「推理」文体杂交是收到了某些效果,但主要还

柳长歌说出了周民,雷宇,张万豪,陈炳国等人的名字来,化解了一场误会,即便此刻宋磊的心中仍然有些困惑,但是这些人,均是江湖上的人物,而且素来没有恶名,都是正派人士,宋磊也只好选择相信柳长歌就是柳星元的儿子。

宋磊对柳长歌一改往常的态度,变得和气仁慈,邀请柳长歌,到附近他们的集合点去,原来这一伙人在大石桥附近的一座小山上,借助当地一小股绿林的山寨,当做了临时的歇脚点,并原本打算在大石桥伏击押送礼物的官军,但是后来,情况有变,他们只好将行动提前到了大湾镇来,却不想还是失败了,主要原因,便是他们在京城的眼线听说了小皇帝派出了一个高手来暗中护送礼物,而这名高手看样子,就是在大湾镇遇到的那个年轻的少年,他一出手,便伤了数十位武林人士,武功之高,深不可测。

柳长歌好不容易从黑白二鬼的魔抓中逃了出来,想要前往单独前往京城,同时还要去找周民和雷宇,因此,他答应了宋磊,与他们一起去青石山坐一坐,宋磊也答应了柳长歌,派人去寻找周民和雷宇,将他们一起请上山。

双鹰兄弟对柳长歌的敌意,并没有消除,一路上,他们紧紧的盯着柳长歌的一举一动,也曾多次寻找着宋磊,指出柳长歌身份可疑,留在队伍里多有不便,却都被宋磊拒绝了,柳长歌知道双鹰兄弟对他有些意见,但是看在宋磊的面子上,也不好跟双鹰兄弟发作,与他们激发矛盾,心道:“这两个人如此小肚鸡肠,完全没有大丈夫的模样,难怪名声仅限于此,我何必与他们纠缠,时间足可以证明一切,届时,我要让他们惭愧。”

大约走了三天,一路上,数百人分成了若干个队伍,前前后后的走,而且不敢走大路,官军因为遗失了礼物,联系到了各个地方,几乎所有的大路上都有官军的身影,柳长歌这个名字,瞬间也在沿途传开了,被指认为嫌疑人,画像更是贴满了城镇的大街小巷。

这一日,方才到达青石山的山寨,柳长歌刚住下没有多久,小花枪耿忠便来找他,说是周民等人到了,柳长歌十分高兴,走出门外,正看见一条大黄狗向自己飞奔而来,正是很久不见主人的大黄,大黄之后,周民扛着柳长歌的亡枪,埋怨道:“柳老弟,你可把我担心坏了,现在整个江湖都知道,你盗走了北蛮进献给汉州的礼物,官兵如同蚂蚁一样,遍布在大路上,四处找你呢,你怎么和老宋在一起了,快些与我说说,怎么回事?”周民的嗓门甚大,讲其他人也给吸引出来了。

雷宇和宋磊同行,走在后面,见到柳长歌,雷宇如释重负,说道:“周老弟,你先别着急问,幸好柳贤侄没事,咱们坐下来,慢慢的聊。”

宋磊笑道:“不错,奔雷马的名号,我早就听说过,很想一见,不想今日如愿以偿了,我已经准备了酒菜,咱们边吃边聊,话说我们与柳贤侄之间,还有一些误会,险些坏了关系,实在是惭愧的很。”

雷宇笑道:“现在这个误会不是解开了吗,宋老兄,这位柳贤侄的身份,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宋磊道:“我万万没有想到柳星元的儿子居然活下来了,当年只是听说,他给太天山道人救走了,后来天山道人便在江湖上失踪了,我们这些人,为此担心了很久,后来都以为他们已经给奸王害死了,一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冲进京城去,为柳将军报仇呢。”

雷宇嗟叹道:“奸王祸国殃民,天下有志之士,人人得而诛之,可惜我们是消息不灵,不知道宋老兄,你组织了这样一支队伍,再次干了一件如此轰轰烈烈的事情。”

宋磊摇头道:“哪里哪里,到头来,还不是失败了,礼物下落不明,官军那边传来消息,说是给柳贤侄拿了去,不只是谁在污蔑柳贤侄,礼物又在何方。”

周民听的很是不爽,说道:“滚他的蛋,一定是黑白二鬼搞的鬼,再说了,即便是我柳贤侄拿了又能怎样,不义之财,有何不能取得?”

柳长歌抚摸了一阵大黄,起身说道:“我可以断定,这些事情,便是黑白二鬼干的,可惜没有证据揭发他们,不过这次,我也打听到了一些重要的消息,至于礼物是谁拿的,这不重要,我本身就是朝廷的钦犯,不怕再多一条罪名!”

<

李浮尘于海域岛中枯坐十天,吸收了不计其数的灵石和尸体上的血气。

依旧是没有突破的迹象,倒是之前入魔留下的伤好得差不多了。

如今华盖世界那边的六个世界力量聚集在了一起,灵珑世界那边也差不多了,也不能再继续耗下去了。

果然,这突破境界还得看人,牧九州说突破就突破,他李浮尘硬是突破不了。

飞升境啊,这一关卡死多少人啊,看样子还是得看机缘了,羡慕不来啊。

起身带着这几个世界的人前往灵珑大世界,不过这几个世界也是给面......

话说侯明珠听见叶天成开了个园艺,他心里面就在嘀咕,这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让苏家的人帮他一把,但是他还是觉得这小子根本就没有能力做生意,很快就会将这钱败光.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些事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在玩在笑.

话说时间如流水,一切转瞬而逝,15天过去了,按照约定要跟他送梨子过去,因为村里没有交通工具,只能骑着毛驴.

“我说你真的是太埋汰了,骑着毛驴去干市里面,你不怕交警把你抓住?”小胖子成了他的马夫,在前面牵毛驴走着。

这家伙走路的样子就像一个乡下的农民,根本就不会穿那一身好衣服,在小胖子的眼里就是这么想的,也就是这么看的,当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一个傻瓜,知道的人才知道他是一个千万级富翁,这一次进城,准备买一辆皮卡,因为皮卡可以送货也可以拉人,这多好。

但是小胖子之前跟他商量的时候要买一辆好一点的车,最少不要后面带一个小斗,那样太没品位了,1000万的人就应该有1000万人的样子,但是叶天成觉得自己在1000万还不是自己的,还没有赚到很多钱钱都享受,这也太让人埋汰了,先要过苦日子,然后才能享受好日子,也许这种说法太让人觉得没意思,但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过来的,他也觉得祖祖辈辈应该留下来的东西就是好东西,应该珍惜,所以两个人之间又在为这种小事情而吵架,并且吵起来就是不亦乐乎。

“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我太失望了,有时候我就觉得自己跟着你做小弟真的是瞎眼了,如果还能时光倒流的话,我宁愿去跟小狗做小弟。”

在前面拿着毛驴走的小胖子很不乐意,因为凭什么他走路而叶天成骑着毛驴走?

“因为我是老大,你是小弟,小弟就要有小弟的样子,你什么时候看见皇帝没有皇帝的样子,像一个大臣的样子?”叶天成非常高傲的对小胖子说道,小胖子,听见叶天成的话,皱了眉头说道:“当然皇帝没有皇帝的样子,我也在历史书上见过,那就是皇帝走向没落的时候,还不如大成呢。”

“你这话是要杀头的,作为皇帝有生杀大权,随时可以把你脑袋砍掉。”

两个人就这样吵吵闹闹的,不知不觉走到了县城,因为有人说话的缘故,根本就不觉得累,当走到县城的时候,小胖子才觉得身上痛得不得了,他大大的骂道:“我你个大爷的,这样子就哄我走,到了县城把我累死了。“

感觉到全身酸痛的小胖子,现在后悔死了,叶天成见他上当了,不由得哈哈大笑:“你跟我混。当然就要对你负责,你这一身肥肉需要减下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不由得肚子咕咕作响,而且好像要拉屎一样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总想拉屎,那是因为叶天成给他放了梨子在饭菜里面,而不知不觉的吃下去了,而且这梨子对于胖人而言是非常泻火的,就跟大黄一样,只要吃了就会拉肚子,看见他这么狼狈,叶天成并没有将这件事情说出来,而是藏在心里面。

这家伙非常生气,但你却我很无奈,有时候想一想,真的是不应该被小胖子这么坏,毕竟这几天做什么事情都是他来做,自己像一个大爷一样躺在那里就等着吃饭,所以现在也变成很后悔自己当初对他那么坏。

就在他们进县城之后,不久的一会儿交警看见路上有人在骑着牲口走路,所有人都傻眼了。已经十几年没有人骑着毛驴上县城了,因为畜生这种东西很不好管理。

他可不像人一样懂礼貌。

他们被交警拦住了。因为携带牲口进城是不允许的,所以他们只能原路返回,哪里来回哪里去,这是交警队他们说的,但叶天成不想回去。

就在他们僵持不下的时候,一辆红色的轿车在边上停下来,车窗摇下来,露出一张美丽的脸蛋,那是侯明珠的脸蛋,他看见叶天成骑着毛驴拿了一款梨子进城,皱了皱眉说道:“你还不滚回小何村去,别在这座城市里丢人现眼。”

“我丢什么人像什么人,我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早说了我要跟你退婚。”

交警听见了,叶天成的话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人曾经是他的未婚妻。

“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在我的面前说这种话,你不知道只有我们侯家说这种话,你没有权利说这种退婚的话?”

“不知道,但是我不是东西,我是一个人,你应该对我尊敬一点!”

“呵呵呵,别人给你投资了1000万,你翅膀就硬,区区1000万在我们侯家眼里不过是9毛1毛。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我们回家随时一脚把你踢飞。”

侯明珠气得不得了,他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为什么那么傻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不过是别人可怜他,投资了他1000万而已,再说了,人家也不打算要回来1000万就打算打赏乞丐而已。

“要不了半年我就会超过你们侯家,你们回家那个时候跪着求我,我都不会对你们有半点看法,或者说,我早就想跟你们和家长关系,只是我这几年隐忍不发,求的就是有翻身之日,这一

听到阿保机的话,几个弟弟同时一怔,难道大哥要再次放过他们?

要不然,大哥怎么会说出“从今往后”这样的话呢?

阿保机看着众兄弟,严肃地说道:“我们弟兄曾经在木叶山发过毒誓,兄弟之间若要相残,必遭天谴。你们早已经将誓言忘记了,可我没忘,一直没忘。我今天要是将你们杀了,我也会遭到天谴的,我可不想那样做。”

弟弟们果然证实了各自的猜测,大哥不杀他们。

述律平听到阿保机仍然舍不得杀弟弟们,急了,大声提醒道:“当斩不斩,必受其患呀,不可忘记了惨痛教训。”

阿保机扬手制止了述律平,继续说道:“当然了,你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寅底石已经自己惩罚了自己,就免了。安端,你是从犯,在迭剌举刀砍向我的时候,你曾给我报过警,可见你的良心还没有泯灭,也免了。剌葛,迭剌,你们俩不能免。”

剌葛和迭剌相互对望一眼,不知阿保机要对他俩施何种酷刑。

阿保机对执事人道:“用棍棒狠狠打他们。”

剌葛和迭剌顿时被掀翻在地,在棍棒的敲击下,像被猎人击伤的野猪,既不能逃离险地,又无法摆脱折磨,只能无奈地呜哇狂叫。

阿保机看到,小弟苏闭起眼睛捂着耳朵,不忍听瞧。

剌葛和迭剌的嘶叫声,同样让阿保机感到心烦意乱,急忙喊停。

弟弟们要回迭剌部了,阿保机和述律平、余卢睹姑、苏,带着倍和德光,到营地外为他们送行。

剌葛和迭剌被打的遍体鳞伤,寅底石奄奄一息,兄弟间相顾无言。

余卢睹姑面容憔悴,对阿保机和述律平道:“大哥,平姐,我也要和二哥他们一起回迭剌部去,你们多保重吧。”

阿保机一怔,忙道:“小妹,你还是留在我们身边吧,让你平姐陪你聊天解闷。”

余卢睹姑缓缓摇了摇头,道:“我想阿妈和奶奶了,我要回去看她们。往后,我要和阿妈奶奶一起生活。”

阿保机知道余卢睹姑的意思,奶奶和阿妈已经守寡多年,而她,往后也要去承受寂寞之苦了。

阿保机的心像油煎一样难受,不由得怒目盯向剌葛。

剌葛低头不语。

阿保机看到余卢睹姑执意要走,再无法挽留,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妹妹,眼里不由得涌出了泪水。

余卢睹姑突然扑到阿保机怀里,嚎啕大哭。

目送弟妹们南行,阿保机的心中翻江倒海,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真想放声嚎啕大哭一场。

倍和德光走上前来,每人拉起阿保机的一只手。

苏向渐行渐远的哥姐们挥了挥手,小声提醒道:“大哥,咱们回去吧。”

一家人缓缓往营地里走去。

述律平看了苏一眼,小声对阿保机道:“他们将国家弄得乌烟瘴气,又让我们无颜面对天下,你实在不该就这样轻易饶了他们呀。”

阿保机不语,好一阵,擦着脸上的泪痕,说:“我们是一母同胞呀,我如果将他们杀了,又该如何面对奶奶和阿妈?那天,我向阿妈发誓的时候,你不是也在场吗?”

看到述律平不说话,阿保机又道:“阿爸去世的早,我又是老大,无论弟弟们做出任何错事,我必须容忍他们。”

述律平冷冷责备道:“你怎么连家事和国事也分不清啦?弟弟们第一次要杀你,那是家事。你向阿妈发誓,那也是家事。现在,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给整个国家带来了灾难,这是国事。国事,就应该依国法来论处。你轻描淡写便放过了他们,置国法于何地啦?”

阿保机心中猛地一紧,无言以对。

述律平眼睛望向远方,喃喃道:“我是担心呀,担心那些夷离堇们就你不杀诸弟一事向你发难,到时候,你又该如何作答?毕竟,被你杀掉的那三百多人,没有一个人的罪过可以与剌葛他们相比。那些人与那些夷离堇们,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呀。”

阿保机此时也已感觉到,放过了诸弟,是自己的又一大错。

为如何处置弟弟们的罪责,阿保机纠结了好长时间,最后才下定决心,再放弟弟们一马。

当时,他真的没有想清楚国事与家事的区别,结果将国事当家事处理了。

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更改。

总不能派人再去将弟弟们杀了吧,那就更加名不正言不顺了。

阿保机叹息道:“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那些夷离堇们真要是找我发难,大不了不当这个可汗,回我的龙化州种地、放牧去,更加逍遥自在。”

述律平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弟弟们的车驾,道:“我还有一个担心。”

阿保机的心又咯噔了一下,不知述律平又想到了什么,急忙用疑惑的目光向述律平发问。

述律平迟疑了一下,小声道:“小妹对室鲁的感情太重,这两天茶饭不思失魂落魄,我真担心,小妹熬不过这一劫呀。”

阿保机无言以答,缓缓转过身来,望着已经远去的车驾,口中喃喃道:“小妹,一定要坚强起来呀。”

张啸林征了许久,神色像是说不成功。《增广贤文》告诫我们:苏蓉蓉道∶只可惜我到了那里之猜的难道不对麽?”魏无牙大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明天三更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衍圣君

北刀

天衍圣君

秋有火

天衍圣君

禄莓

天衍圣君

凌凌远歌

天衍圣君

童话雨邪

天衍圣君

济府老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