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海皇的隐情》。

“佛家强者,这怎么可能?”

凝视着佛光绽放处的那一道身影,这巨大生物双目微眯,一道幽绿色光束似利刃出击,刺杀而来!

虽然这巨大生物境界只有凝元五重小成,但其每一次出击皆是夹杂魔气,魔气缭绕下,谁又能抗衡,仅仅是矗立在那里,便已经魔化世间。

而这利刃袭来,所过之处尽皆为魔,都道魔族可以魔化人心,其实不然,纵使是空气也可被魔化,只是看其有没有这方面的意念。

如今,这魔族修炼者出手,岂止是魔化秦炎这般简单,他乃是将秦炎斩杀!

盯着这袭来利刃,秦炎拳头之上雷霆缭绕,只听得轰鸣响起,缭绕雷霆的拳劲迸发而出。

“嘭!”

撞击之下,利刃碎裂,拳劲也是崩灭!

魔族自古便可逆境而战,如今相隔万年临世,本是压抑的怒火此刻更是冲天!

“人族……竟还有这般不惧魔气之人!”盯着秦炎,魔族修炼者感受的真实,秦炎刚刚的一击并未夹杂着佛家真意,但却是将自己的力量崩灭,更是泯灭了魔气。

一念及此,这魔族修炼者手掌擎天,向着秦炎一掌抓来,但见空气都是惊颤着,一楼阁般的巨大手掌轰然盖压而下,要将秦炎握于掌心。

“小子,纵使你不惧魔气,但依照你这实力,我只手便可镇压!”这魔族强者话落,那巨手已将秦炎围绕!

“禁牢!”

一道阴森的声音响起,巨手内魔气缭绕,自指尖而发,顷刻间,化为一座牢笼将秦炎囚禁。

“待我将他们全部魔化了,再来对付你,你的味道一定很好吧!”这魔族修炼者露出猩红的舌头在嘴角轻轻一舔,单单这舌头便有丈长,犹如红色布匹般,但其上方却是倒刺勾悬!

“斩!”

但见秦炎目光如炬,天道剑旋即而出,秦炎右臂挥下,将天道剑一挥而斩,一剑出,剑气凝实,将这魔族修炼者的手指直接斩断!

“啊!”

魔族修炼者嘶吼一声,面目陡变,整个眼球似乎都要从眼眶内掉出,看起来异常狰狞。

“我自出渊以来,还从未有人族能伤我一分,今日你竟敢伤我,那便死!”魔族修炼者声若惊雷,道出一道道凄惨。

“伤你?今日我既来了,你必灭!”秦炎话落,衣衫猎猎,随风而起,长发飘散,其上每一根皆是夹杂着雷霆气息!

“斩!”

但见秦炎目光如剑,只听得风起之音,秦炎双脚离地,浮空而起,盯着这魔族修炼者,一股杀意荡漾而出!

嗡!

剑鸣不断,一道道雷霆气息袭来,将天道剑直接缭绕。

“刺啦!”

剑气纵横,周围的空间都是猛然一颤,一道剑影自天而落,将虚空直接斩裂!

“哼,我魔族行事,何曾败过!”那魔族修炼者话落,其身躯抖动,黑雾内,一犹如山岳般的躯体浮现而出,这躯体极是庞大,乃是一头黑蛟,不过已然长出四肢,身躯之长约么二十丈。

“轰,轰!”

此等躯体浮现,直接向着秦炎碾压而来,魔族之躯本就强横,如今这一道道魔气更是缭绕这魔躯一点,那一点处,魔气纵横,更有一层厚厚的黑色鳞片浮现!

轰!

空间几乎崩塌,整个广场在这魔躯重力挤压下瞬间裂开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纹,裂纹扩散,一道道浓郁的黑色气息喷涌,将许多参与此次大比的修炼者缭绕!

魔气入体,直入心脏,顿时间,一道道幽绿色血眸凝现。

任你身躯如山,钢铁坚硬,我自一剑斩之,天道剑下,这魔族修炼者的身躯直接出现一道长约三丈的深痕,而且,深痕蔓延,这巨大生物的骨骼,血肉更是在这一刻暴露于外。

魔血滴沥,似雨水,所沾染之处,无数修炼者与民众瞬间化为黑灰!

“小子,你给我等着,他日我定会寻你!”魔族修炼者嘶哑着,咆哮如雷的看着秦炎一双血眸杀意惊天!

“你没有以后了!”秦炎话落,冰魄琉璃炎呼啸而来,火焰袭来顷刻间便将这巨大的生物缭绕!

“哼,火焰?我魔族可不惧!”魔族修炼者冷冷笑一声,本欲遁走。

但见秦炎魂海涌动,一道道魂力凝聚化为雷霆剑刃直冲这巨大生物的脑海。

魂力 雷剑袭来,巨大生物脑海顿时一片空白,而此时,冰魄琉璃炎自那伤口入体,瞬间将这庞大身躯充斥!

“燃!”

秦炎话落,指尖火焰跳动,顷刻间,这巨大生物便被赤蓝色火焰自内而外包裹!

“这是奇火,怎么可能……我不甘,我不甘……”任这巨大生物如何嘶吼,火焰之下,一切尽为虚无,数息之后,天穹之上恢复了清明,但广场之上魔气依p>

她对林洛的态度,也一天好过一天。

如今的两人,早已经没有了刚刚“被迫”结婚的生涩。

再加上两个人在管理公司的配合上,也是相得益彰。

两人的感情,更是迅速升温。

一天忙碌过后,林洛看着自己的备忘录,后天,就是柳烟云的生日了。

之前自己都是在家里给柳烟云准备,不过这一次,柳烟云好歹也是乘云集团的总裁了。

作为云城新贵,林洛也决心想要给柳烟云举办一场盛大的烛光晚宴。

一来是给她庆生,二来也是弥补这些年来的遗憾。

大致确定计划后,林洛就将订酒店、布置现场的任务都安排给了刘小七。

而自己,则是要为柳烟云准备一份特殊的礼物。

“老大,你快来看!”

正当林洛计划着要如何给柳烟云惊喜时。

忽然间,刘小七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着急忙慌的,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林洛见刘小七一脸惊恐的样子,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儿。

“大事不好了,那个萧寒玉她...她又跟男同事动起手来了!”

“啊?她怎么又何人起冲突了?”

“我...我也不知道。老大,整个公司就只有你能制得住她了。”

林洛闻言双目一窒,自从萧寒玉当了自己的助理之后,已经不知多少次跟同事大打出手了。

偏偏她功夫又是一等一的好,别说是普通人了,就算是武道高手与她过招,都占不了便宜。

故而,这些天,自己所带领的市场部也是怨声载道。

每天都有人提意见,想要让萧寒玉离开。

萧寒玉偏偏又是个耿直性子,从来不会转弯。

只要有人做出不合她心意的事情,她就要站出来管一管。

林洛无奈的摇了摇头,跟随刘小七来到了萧寒玉工位上。

萧寒玉正在用擒拿手,蹂躏对方。

林路见状立即出手,先是一个探云手,逼迫萧寒玉放开被擒的人,随即又是一招格挡技,抵挡住了萧寒玉的反扑。

两人交手速度,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寻常人根本就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萧助理,你怎么又和同事动起手来了!”

萧寒玉则是抿了抿嘴,说道:

“他偷看我!”

被打的人,一脸无辜,自己只是高度近视而已,跟本就没有偷看一说。

不过,看到林洛前来,萧寒玉的语气也变得温柔了不少,与她跟别人相处时,大相径庭。

林洛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先将萧寒玉派了外勤,这才平息了众人的怒火。

...

...

才处理过萧寒玉的事情不久,林洛就接到了柳烟云的电话。

来到柳烟云办公室后,林洛发现柳烟云已经泡好了一壶茶。

见到林洛,柳烟云的表情也瞬间轻松了不少。

“林洛,你那边忙完了没,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我这边一切顺利。”

“那就好,其实...我刚刚接到了一个后天早上的邀约,据说咱们乘云集团对面,原来属于洪家的大楼,已经被一个新晋的财阀,莫家买了去。”

“是嘛...那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先听我说完。因为咱们乘云集团最近的表现,我也受到了莫家的邀约,他们还说要让我出席剪彩仪式,我当时一高兴...就...就答应下来了。”

林洛见柳烟云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 露出了一丝和暖的笑意。

“不过是个剪彩仪式而已,后天上午,公司的事情由我处理,你快去快回,路上注意安全就好。”

“嘻嘻,这么说,你答应了?”

“当然了,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社交活动,我有什么阻止的理由吗?”

刚巧,林洛也想要趁着这个机会为柳烟云准备一个大惊喜。

只不过,自己才刚刚派了萧寒玉出外勤,一时半会儿无法返回云城。

但转念一想,不过是个剪彩仪式而已,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

...

...

云城,张氏府邸内。

张广来已经可以离开病榻。

短短五天时间,洪家就已经被柳烟云彻底消灭。

这也让张广来更加坐不住了。

原本以为,卡住了货运,柳烟云就无计可施了。

却不想,她不知从哪里搞到了航运的关系,直接导致了洪家倒闭。

看样子,这个柳烟云和林洛,一定要在他们羽翼丰满之前,尽快处置掉才是。

如若不然,他们二人在不久的将来,极有可能会成为张家在云城最大的阻碍。

“爸,潘叔到了,要让他进来吗?”

张硕根小心翼翼的问道。

自从上次柳家晚宴之后,张广来就一直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他这几天过的也是战战兢兢地。

“让他进来吧。”

得到张广来首肯后,张硕根这才从外厅,将潘向宇引了进来。

那武士冷冷道:方才小人说要在太宗不许。勒兵二十万入寇松州

山洞内部静悄悄的,在季辽耳中只能听到他与墨香二人的脚步声,这洞内虽黑,不过他们两个都是修仙者,在他们眼里这还不算问题。

没过多久,二人便走到了山洞尽头,果不其然,在洞里的最深处有一具已经彻底腐烂的苍鹰尸体。

墨香走上前来,刚想将这苍鹰尸体毁掉,却被季辽拦住了。

“别动!”

墨香诧异的看了一眼季辽,问道,“怎么了?”

“若是毁掉这具尸体,难免会对这里造成微妙的变化,那黄家老祖是筑基期修士,神识强大,万一发觉了,我们二人被堵在这里可就是自掘坟墓了。”季辽说了一句。

他明白墨香身为一个女子,喜欢呆在干净的地方,但此时不比以往,逃命可管不了那么多。

墨香眉头一皱,看了一眼苍鹰的尸体,又向后退了两步,随后找了一处干净之地坐了下去。

季辽也找了个地方坐下,想了想问道,“墨师姐,你那件法器安全吗?文师兄在里面不会有什么事吧?”

墨香轻笑一声,“放心吧,那件法宝不但不会对里面的人有什么伤害,而且还大有好处。”

“恩,那就好。”季辽现在唯一放不下心的就是身受重伤的文昌鸣,若是文昌鸣死了,将来他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徐璐凝了。

“季师弟可要查看一番?”墨香随口又问了一句。

“不用了,以免文师兄的血腥味传了出去。”季辽回道。

“哈哈,季师弟你还真是谨慎呐。”墨香见季辽这么谨小慎微,轻笑一声说道。

“修仙界非比凡界,我孤身一人行走修仙界,如不事事谨慎小心,恐怕我早死了几十次了。”

“这倒也是,对了季师弟,芦竹师兄和你很熟吗?”墨香话锋一转,提起了与她同为赤霞峰弟子的芦竹。

季辽眼神微不可查的一闪,反问道“墨师姐此话何意?”

“芦竹师兄是我们赤霞峰的天骄,平时人缘极好,在四峰之中少有不认识他的,在执行这次任务之前,芦竹师兄还特意到我的居所找了我一回,而他找我却是为了你。”

季辽更加糊涂,不明白墨香话里的意思,“还请墨师姐直说。”

“芦竹师兄找我,是想让我在执行任务时对你照顾一二,不过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相反我还要抱着你的大腿呢。”墨香说道。

“恩?让你照顾我?”季辽一听墨香说出芦竹找他的原因,一时反映不过来,嘟囔了一句。

“正是!”墨香应了一声。

季辽眉头一皱思索了起来,不过片刻后他的眉头便舒展开来,想通了前因后果。

实际上,季辽失踪七年又再次出现的消息,早就传到了芦竹的耳朵里,不过因为季辽需要忙的事情太多,一时间把在紫气宗的几位故人都忘在了脑后,而芦竹也正巧有事在身,没办法脱身去找季辽,后来得知季辽接了一个四峰联手执行的任务,打听到接这任务的赤霞峰弟子之中有与他相熟的墨香,所以特意去找墨香,拜托墨香照顾一下季辽。

季辽想通了这些心中感动不已,他与芦竹是偶然相识,可共同经历了数次生死劫难,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了。

芦竹的秉性季辽还算了解,为人洒脱,性格随和,而他拜入紫气宗山门,芦竹在其中也出了不少力,这些恩义季辽都放在心里。

季辽没想到这一次芦竹会为了自己,主动去求墨香帮忙,要知道芦竹是一峰天骄,墨香只是一个外门弟子而已,芦竹能为自己放下身段开这个口就显得难能可贵了。

反过来想,自己失踪七年,再次出现却没第一时间通知芦竹,两相对比季辽觉得自己做的太不应该了。

“想必我失踪七年,芦竹还不知道我已经突破纳气八层了吧。”季辽怅然的自顾自说了一句。

在上一次与芦竹在拍卖会相遇时,季辽还是纳气六层的修为,而出了拍卖会,回到自己居所后就得到了一枚凝液丹,他借助那枚丹药突破到了纳气八层,而且还得到了一篇悟道功法,只因如此他才一声不吭的在紫气宗失踪了七年。

“是啊,所以我才问你与芦竹师兄很熟吗?”墨香嘴角扬起笑意,再次问道。

季辽点点头。

“很熟,是最好的朋友。”

季辽孤身一人行走在修仙界太久了,偶尔也会感到孤单,但刚才听了墨香的一番话,季辽的心里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暖流,他决定,这次回到紫

一声嘶吼,狱蛟张了张嘴,张牙舞爪。

  陆隐转头瞥了一眼,狱蛟爪子放下。

  这家伙没什么智慧,自从陆隐当初刚回到第五大陆用拖鞋驯服了以后,除了怕死,其余就跟宠物没什么区别,一根筋,怕什么就听什么,陆隐甚至都不担心它会偷袭自己。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不时会教训一下。

  从第五大陆前往树之星空没那么容易,要经过严格审查,陆隐也不可能把一些不听话,甚至敌视自己的人放去树之星空。

  审查的队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海皇的隐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黑龙之王

懒人

黑龙之王

御兽王

黑龙之王

很冇节操

黑龙之王

梦风扬

黑龙之王

无头D

黑龙之王

影竹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