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巨幅》。

杨铮又道:要把那么多银鞘子全都掉包并不是件容易事,要花很等他哭完了,傅红雪才唤了一声:“喂。”这人一惊,回过身,

旺吉实验室外,泽塔恒星同步轨道,新罗松特遣舰队旗舰阿玛瑞尔号指令舱。

阿玛瑞尔号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的超负荷运行状态,可如果有人在指令舱中,一定会看到一个诡异的画面——这里面空无一人,但所有数据和指令却源源不断地被发送到舰队每一艘星舰,甚至每一个船员手中。

几乎每一秒,都有无数指令被传达和执行,效率高到让人发指。

“不对,”空旷的指令舱中传出一个虽然带有合成音色,却富有感情的声音,“时间已经太久了,他们为什么还没出来?”

在一秒钟内,主屏幕上闪现出上万中推演可能。

“实验目标失控,可能性45.57%”

“三方互相对立火拼,可能性为12.27%”

“韩兼非与陈明远直接交手,可能性为11.48%”

“……”

在对可能出现的意外快速分析的过程中,逗比突然监测到冰铁锚定位置军械库中的凤凰装甲突然被折跃。

“修正意外可能,实验目标失控,可能性为61.21%,全舰进入二级战备,通知联盟舰队警戒信息,避免误判交战可能……”

在这行字之后,屏幕上的所有信息都消失了。

几秒钟后,布罗法斯特号舰长收到了新罗松舰队旗舰发出的通信请求。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舰队指挥官,布罗法斯特号舰长彼尔德中将十分清楚,在这种双方气氛并不那么友好的局势下,任何误判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尤其是在双方舰队交叉展开在不到30万公里的狭窄区域内时,任何细微的错误都会给双方造成万劫不复的后果。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接通的通信。

指令舱主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年轻的身影,看军阶不过是上校,但彼尔德十分清楚,新罗松舰队最高指挥官,就是一名上校。

“您好,中将,”对方先问候道,“我是新罗松特遣舰队指挥官,卡特。”

通信中的全息画面当然不是卡特上校本人,而是逗比虚拟出的一个形象,如果直接用超级人工智慧生命的身份与对方沟通,太过惊世骇俗,而且很难让对方相信,所以它只好借助并不在此地的卡特的名义。

彼尔德看了看主显示屏旁边的辅助信息,形象和声纹都是卡特上校的,那么,应该可以确定对面正是卡特本人。

“我是彼尔德。”他礼节性地对这个比自己小三个军阶的指挥官点点头。

根据联盟不成文的规定,舰队指挥官一级的军官,一般军衔都是中将,但由于大战之后很少再有牵引整个联盟的大战事,整个联盟中除了几个养老等死的老家伙,很少有人被授予上将以上的军衔了。

就连如今联盟舰队的实际掌控人,总参谋长陈明远,也只是一个中将而已。

但中将和中将也不一样,就像一个不满半编的地方舰队司令,是无论如何都没法和彼尔德这种超级舰队司令的中将相提并论的。

但不管怎么说,一个上校的确没有什么资格本一名中将平等对话。

因为咖啡密约的关系,新罗松名义上还是联盟的领地,所以集团方面并没有给予舰队军官们授予新的军衔。

“中将,您好,我方参谋人员认为,实验室中可能出现计划外的事件,准备升级战备等级,为了避免误判,直接向您通报并请您的舰队与我们同步提升戒备。”

彼尔德快速地在脑海中反复咀嚼对方的这几句话。

什么意思?

第一个很好理解,他们准备提升战备等级,但目标不是我的舰队,希望我不要误判。

那第二个呢?实验室出现计划外事件,是说里面的人已经有可能出事吗?陈总长留下的命令是,一旦发现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直接开火。

“能否明确说明里面的情况?”

他看了一眼与陈明远的直接通信信号,自从交通艇进入实验室后,通信就中断了,但陈明远的生命维持系统依然在平稳地受到脉冲信号,至少可以肯定陈总长目前还没死。

“我么也不清楚里面的具体情况,”卡特的投影说,“可以肯定,目前他们都还没有生命危险,但停留时间已经超出了预期。”

彼尔德思考了一会儿,点头道:“可以提升战备等级,但我们必须派一只ODST登陆实验室进行搜索。”

主显示屏上,卡特上校的表情似乎僵硬了一下。

“可以,”最后,他还是回答道,“但根据这个实验室的安全保护条例,任何人和设备在离开实验室后,必须接受三次EMP照射。”

“我们会准备,”彼尔德说,“十分钟内,我们的ODST会直接登陆。”

“好的,”卡特上校说,“在您的机动战士登陆实验室一个小时后,我们将对实验室进行无差别集火攻击,以消除任何可能的隐患,请您知悉。”

  远航和星妍硬是等到了最后,这一幕他也等好久了,毕竟从之前就打算将精灵之声送出去。

  “星妍。”远航刚叫到星妍,星妍就被远处的狼嚎吓了一跳,急忙说道:“我们也快点进去吧!”

  结果远航又把礼物收回去了,但是他今天已经决定要把礼物送了,两人也赶忙进了大门,大门也在所有人进入后合上了。

  在最外围的自然是围墙和瞭望塔,大部分都在这里探索的最多。

  和一开始一样,第一张图有三颗心,而第一张图将玩家都限制在了外围,所以只有在外面探索。

  远航和星妍选择的路线是从最右边的路向上,然后一路往左,将三座瞭望塔全部搜查一便。

  以基础的猜测来说,三座塔,必定是三颗心。

  但是游戏貌似并没有这样做,它将其中一颗放在了城堡门口的最中间,所有人都能注意到的地方。

  而其中两座塔没有内侧的眺望区,只有中间一座可以看到内部。

  自然,大家也是将最中间那颗心盯的紧紧的。

  就是路上有些奇怪,绿色玩家一直跟着远航和星妍两人。

  这人个子矮小的像是一位小朋友,所以远航和星妍也先打招呼了,“你要跟我们一起吗?”

  绿色点了点头,她貌似打算和他们一起行动。

  就算是这人出现了,她也不可能阻止远航要送礼的决心,远航依旧带着星妍往目前没有人去的中心瞭望塔走。

  路上,两人稍微远离了绿色些距离,远航问起了星妍:“你是嗜血精灵吗?”

  星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笑了起来,但是矢口否认了:“不是的,这次我不是。”

  “那你呢?”;“我也不是。”所以目前两人算是暂时确定了,他们都不是。

  走到了中心瞭望塔上,两人也看了看图内的情况,目前一切正常。

  红黄两人在另一个塔上讨论,蓝色和紫色都在单走,而月月貌似已经拿到了武器,带着剑客在追着牛仔猎杀。

  “我有礼物要送你。”远航突然提到了这句话,星妍也和远航莫名的看了看边上的绿色玩家。

  见她回避了,远航也拿出了放了许久的「真·精灵之声·复刻」与那颗神奇的蛋。

  “这些是当时,你去追杀的精灵女王奖励?”星妍说道这点,绿色就惊讶的望向了屋内。

  两人也好奇的看向了她,星妍下意识有些着急的收起了礼物,“谢啦,下次继续带你去吃好吃的!”

  “哈哈哈,好。”远航也笑了笑,只是被那位绿色玩家看着有些尴尬。

  正当远航准备问她时,那位玩家锁上了上来的门,先走过来说话了,“程远航,对吧?”

  果然,这家伙不是知道些什么,就是和这件事情有关系的。

  远航一开始就想到了,而且他看这个人就感觉很眼熟。

  摘下了魔法项链,绿色代表的玩家漏出了真容,星妍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谁了。

  她之前出现过一次,虽然就这一次,但是星妍印象特别深刻,因为那时候他们第一次遇到了掉线的情况。

  「如仙子般的脸颊,长长的睫毛,小小的嘴唇,个子矮小的背后还有一对彩色的翅膀」(第二轮第八章:《夜幕之内》)

  “栗子!”星妍大声的说道,精灵(世界树女王的女儿)也好奇的看向了她。

  远航差不多回想过来了,这感觉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

  “那就叫我栗子吧,我有事情和远航说。”栗子说完星妍就“喔”了一声,然后没有好气的走到了一旁。

  栗子则是走到了远航的面前,虽然看远航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栗子任然是从容不迫。

  “谢谢你,饶过了我的母亲,她给你的那颗世界树之种,请你好好保存,它是未来的希望。”栗子说的时候,星妍也拿出了刚刚放进背包里的蛋,这原来是颗种子啊?

  “世界树最伟大的占卜师曾在去世前说过,有一位身着装甲的中年男性,会带着世界树之种,始源之水,蕴风之土,重塑世界之树与这个世界。”栗子一直介绍着,星妍却将注意力放在了她的翅膀上。

  栗子这彩色的翅膀对星妍的吸引力太大了。

  结果星妍刚碰了一下,栗子就急忙转身回头看向了她,“你干嘛?”

  “我就碰一下...怎么感觉摸起来感觉像纸一样。”;“上面都是神经,碰到会很敏感,而且你自己不也有一双吗?”栗子说的时候,星妍也看了看自己的背后。

  但是,星妍貌似是一只没有翅膀的精灵。

包文春终于回到久别的教室,却看到自己的位置上坐着个生面孔,这个家伙自己认识,叫李卫红,是从永兴乡中学转来的学生,将来还是王思楠的对象,多年以后,两人生了一个孩子后,又离婚了。他父亲是个村小学校长,许诺给王思楠一个民师指标,结果到最后也没有如愿,反倒是他自己成了教师。

带有附加条件的爱情,注定不会长久。王思楠想脱离农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想法是没错的,但不应该成为被要挟的条件。包文春对他就不客气了,抓住他的领子拎起来掼到后面空地上,把他的书籍砸到他身上,撒落一地。他还想炸刺,起来说:“你怎么打人?”

包文春站在座位上说:“我打你了吗?你去告老师吧!我的书包里有许多稿子,你给弄哪去了?找不到的话,你还是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吧!这是我的座位,不管我在不在,都得放那儿!故宫里已经没有皇帝了,他的椅子你去坐坐试试。”

李卫红爬起来,见同学们都在看着自己,恼羞成怒,就说:“我去找校长。”

包文春说:“去吧!去吧!班长,我的书包呢?你是怎么当的领导?这位置有人,你没说吗?”

毛忠民说:“他是校长送来的,说是先坐着,回头就给安排桌子,结果——”

校长拎着包文春的书包来了,笑着说:“包文春同学回来啦!好!快考试了,赶紧复习吧!既然来学校了,就得遵守纪律啊!班长,找个同学过来,给李卫红同学抬张书桌来,这事儿我给忘记了。”

李文超伸头悄悄说:“李卫红的老子是村小学校长,和傅鸿才校长是熟人!那小子很烦人。”

故宫里已经没有皇帝了,他的椅子你去坐坐试试!这句话当天就传遍校园,成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另一种说法,很快就成为街头大人小孩都说的口头禅,成为一句经典语录。

这句话和‘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你妈贵姓!’等等句子,歧义色彩很浓郁。

重返校园,包文春觉得有许多事要做,浏览下丁香的课堂笔记,又看看学习较好的孟凡瑞的笔记,觉得依旧课程是幼儿园水平。自己已经能设计机械图纸了,这里还在科普力的方向。自己设计的新型简易式电饭煲电风扇图纸都画好了,他们还在学习焦耳定律、热功当量。

一个下午,把练习册答案写完,交给班长检查,然后专心制定自己的写作计划。繁忙劳动中,总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一些久封的记忆被激活,好记性不比烂笔头,就写了十几页文字,记下一些文字标题,歌曲标题,以及需要尽快赶工补充缺勤的文字。

放学了,丁香眼睛看向黑板,低声问:“哪里吃饭?”

“当然回家吃了,三哥做我的饭了吗?”

丁香没有说话,起身走了,包文春连忙跟上,李文超在后面喊:“春哥!给你留块锅巴啊!”

李道虎几个簇拥着周小粒走过来,看见丁香和包文春,连忙站住,喊:“嫂子好!春哥!回来了!”

丁香看了几人一眼,没有回答就走了。

包文春想起当初田小田和潘小庆给自己带来纸笔的事,就说:“周六中午,你们等我一起吃饭哈!我带你们下馆子吃烧鸡。”

潘小雷不好好学习,却在看西游记,包文春就想起太多故事,说:“嗯!这个好!这个作者的物理水平也不低啊!不然吴承恩也写不到这么合理巧妙!”

说相声总会有捧哏的,李文超就很在行,立刻问:“春子,哪里巧妙了?你就解释一下吧!”

“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为什么不能烧化猴子?想过没有?那炉子烧的所谓的三昧真火肯定是煤,不是焦炭!煤的燃烧值大家都知道,最高只能达到一千二百度,猴子是什么体质?石猴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当然是石头了,石头的主要成分是什么?二氧化硅啊!它需要一千六百度的熔点啊!怎么烧得动?如果是焦炭,那就肯定是琉璃猴了!”

“那为什么练成了火眼金睛?”

“局部玻璃化啊!”

“那为什么炉子爆炸了呢?” 所有人都在听着,李文超继续问。

“炼化石头,除了二氧化硅还有什么?碳酸钙和二氧化碳啊!炉子密封着,气体膨胀,你说会不会爆开?”

这个故事令大家记忆深刻,关于它的理化反应方面试题,就没谁再出错。

丁香的房子重新开始建设,老任就在工地吃饭。王芙玫的肚子已经挺出来了,坐在后院的砖头上择菜,看着工人忙活。丁三变得勤快多了,忙着自己做饭,还在工地上帮忙。见到丁香和春子放学回来,就连忙去端菜盛饭。

老任和老丁坐在一边,看见包文春走过来,就说:“你小子这下出名了!替徐书记的女儿出头,还真会瞅机会啊!不过下手也太狠了吧!现在还有十几个住院打石膏的!”

包文春就不乐意了,说:“那你看见我的伤口没有?钉耙刨在这里,还叫着要打死我,我没有打他们脑袋,已经是很客气了,脑袋骨头不比小腿骨结实吧?不然死上十个八个很容易的!”

老任不说话了。老丁说:“他们向我求情,说两万多块修车费可以给你凑出来,能不能把人弄出来?”

包文春说:“车是他们砸的,拿不拿修车费和我没关系,那辆车属于广播局,我不要了。广播局不让他们赔最好。我也不是法官,怎么判由法官定罪,他们就是无罪释放,我也没意见。我也亏啊!连个医药费赔偿都没有,我是正当防卫,这事儿没完!我不能白白吃亏!”

龙寨的人!”

很快温樊就被带到了大厅内,独龙寨二当家看着温樊厉声说道:“就是你冒充我们独龙寨的人在抢劫吗?”

温樊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们二位就是独龙寨的大当家和二当家了吧!”

“不错!我就是二当家项景龙。”二当家项景龙指了指旁边的大当家说道:“这位是我们独龙寨的大当家袁俊!”

“小子!打着我们独龙寨的名头到底是想要干什么?”项景龙说道。

这时候温樊微微一下浑身上下用力震断了捆绑他的绳子淡淡的说道:“我今天来呢,是和两位当家谈合作的!”

袁俊制止了手下人想要上前擒拿的动作说道:“找我们这样的土匪强盗谈合作?有趣?”

项景龙笑了起来:“小子不得不说你胆子很大,你就不怕我们把你抓起来吗?”

“怕?”温樊笑了笑:“为什么要怕?”

“我带来的消息可要比我值钱多了,就看两位当家有没有胆子了?”温樊说道。

“哈哈哈啊哈哈,你去打听打听在蓝城这地界我们独龙寨说强不强,说弱也不弱,只要能让我们心动我们就有足够大的胆子!”项景龙说道。

温樊听后点了点头:“跟蓝城五大家族中的一家有关,不知道二位当家的有没有兴趣啊?”

项景龙面色凝重了下来下意识的看向了袁俊,袁俊沉思了一下说道:“拿到要看有没有足够的利益了!”

温樊点头看着袁俊说道:“封家会运送一批货物到沙郡城说价值连城也不为过,别的不要,我只要其中的几株元药,其他的东西全都归二位当家所有。”

袁俊眼睛薇眯死死的看着温樊,项景龙看向袁俊等着袁俊做决定,袁俊看了一下才说道:“此时我们需要商量一番,来人呐,带贵客下去休息休息!”

温樊被人带到了房间内休息,大厅内项景龙和袁俊在一起商量着,项景龙说道:“大哥,你说这小子说的是不是实话?会不会是针对我们的陷阱?”

袁俊摇了摇头:“我仔细观察了,应该说的不是假话,而且对于蓝城大家族的货物我们从来不碰,那些小家族也没有那个实力围剿我们,所以我觉得这小子说的是实话!”

“那我们是干还是不干?”项景龙说道。

袁俊想了想说道:“如果是成了那我们就要迅速离开这里,如果失败那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且是蓝城五大家族之一负责运送的东西,如果是干的话兄弟们伤亡会很大的。”

袁俊说完项景龙就说道:“要我说那就干,干我们这行的本来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有今天没明天的,大不了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重新开始而已,如果是成了那我们就可以带着兄弟们吃香的喝辣的了!”

袁俊想了想没有做决定而是说道:“把扇子他们几个叫过来,看看大家的意见!”

项景龙点头:“好!我这就去叫他们!”

不一会独龙寨修为最高的几个跟着项景龙走了过来,扇子说道:“大当家你叫我们来是干什么啊?”

袁俊说道:“今天叫大家过来呢是有件事想要问问大家的想法!”

“有什么事你和二当家直接拍板决定不久行了嘛,我们都听二位当家的,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彪子说道。

“这件事我和大当家实在是做不了决定所以叫你们来看看你们的意见!”项景龙说道:“蓝城五大家族之一要运送一批价值连城的货物,我们是干还是不干?”

项景龙说完之后彪子就直接大声的说道:“当然是干啊!成事之后兄弟们吃香的喝辣的难道不好吗?”

“彪子你这莽货!负责运送的是蓝城五大家族中的一个,那是咱们惹得起的吗?”扇子说道。

“扇子你就是胆小!要俺说管他五大家族不五大家族的,大不了抢完咱们直接逃跑,去别的地方,五大家族还能来追杀咱们不成!”彪子说道:“一但成了,兄弟们就可以过一段时间的好日子,到时候换个地方咱们重新开始就行了!”

“那要死多少弟兄啊!”扇子说道。

“咱们都是在刀尖上讨生活的人,谁会怕死!怕死的话就不会来干土匪强盗了!”彪子说道:“大当家二当家俺的意见就是干!大不了离开这里重新开始!”

彪子说完之后项景龙跟着说道:“我觉得彪子说得对,不就是五大家族嘛,怕什么?大不了换个地方重新开始,这些年兄弟们都没有过个好日子,现在机会来了,咱们就要抓紧了,大不了就是个死而已!什么价值连城,什么荣华富贵我不想,我就想让兄弟们过过好日子!”

袁俊沉默了,扇子沉默了,在场的其他几人也都沉默了,大厅内安静的针落可闻,良久袁俊才终于开口说到:“好!那就干!哪怕是死也要让兄弟们过过好日子。”

袁俊说完之后就对彪子和扇子说道:“彪子、扇子你们俩去把贵客给请过来!”

没一会温樊就被带了过来:“二位当家的做好决定了吗?”

袁俊看着温樊然后点了点头:“我们做好决定了,可以跟你合作,但是我们需要你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们!”

温樊点头:“那是应该的!你们可以叫我樊大师,三天后封道武馆将会运送一批货物前往沙郡城,你们都知道在蓝城像这样的运送一般都是由蓝盾佣兵团来负责,为了不让颜家不知道他们封家越线了,所以这次是秘密押送,人不会很多,也不会很强,修为最高的也就是一个五次炼体的武者而已。”

但楚留香并没有去问姬冰雁。他们当然都知道这绝不是对,令于兽门馆读书。隋文帝受禅,世长又“静”,多么平凡的一个字,也多么难了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巨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娱乐圈的霸王

青石细语

娱乐圈的霸王

梦三万

娱乐圈的霸王

苍茫海天

娱乐圈的霸王

海底烤鱼

娱乐圈的霸王

八馋

娱乐圈的霸王

错爱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