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十六岁那年的剧变》。

楚留香忍不住问道∶做什麽手脚觉得不错,只可惜他们还是算错

“瓷泥壶?怎么可能。”张战拿过吴光手里的紫砂壶,仔细的看了看,摸了摸它的壶皮和壶口处,顿时一惊。

“这的确不是紫砂壶,等等,这不是我卖给你的那只壶,你小子敢拿只假的破玩意到我这里来找茬!”

张战是个急脾气,一看这紫砂壶根本不是从自己家出去的,立即就跟吴光翻脸。

吴光气急败坏的道:“这就是从你这里出的,怎么你还敢抵赖,好你个张瞎子,我今天非打到你认账不可。”

说着,一拳就朝着张战脸上砸去,可谁知,一只比他更大更有力的拳头,先一步,砸到了他的光头上。

“哪里来的混混,敢欺负张叔,找打。”

咣当一声,大光头吴光,感觉脑袋被一堵墙拍了一般,瞬间眼前就出现了一圈金星,晕晕沉沉的向后倒去。

“啊,光哥,你怎么了。”

吴光带来的一众小弟赶紧扶住吴光。

吴光摇了摇头,等到他能看清东西的时候,赫然发现张战的身边站了一个一米九几的大个子,大个子年纪不大,但生的老成,巨目宽脸,身材魁梧彪悍,宛如一尊金刚罗汉一般,冲着他面露凶相,吓得吴光当即就往后退了数步。

“你……你是谁!”吴光害怕的问道。

李奎冷哼一声:“我是济世药铺的李奎,今天我师傅在这里给人瞧病,你最好识相点,赶紧给我滚,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吴光摸了摸剧痛的头顶,心有不甘的说道:“你家师傅给人看病,我来找张瞎子算账,根本就是两件不搭噶的事情,你干嘛非要我走啊。”

“哼,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要你走就走。”李奎向前踏出一步,浑身气势如猛虎下山,震慑着吴光等人再也不敢说话了。

吴光看了看身后几个人,这些人都是自己临时拉来充充门面的,如果真要打,根本不顶用。

“好汉不吃眼前亏,李奎,张瞎子,你们给我等着,我还会再来的。”

说完,吴光领着人匆匆的离开了。

顾浩在楼上听了一会,感觉楼下消停了,这才再次闭目凝神,继续给张萌把脉,可谁知,他刚闭眼,又是一顿轰响,这一次,怕是连店门都被人踹飞了。

“张瞎子,你给我滚出来,小爷要的壶,你也敢做假,你是不是不想在古董街混了啊。”

一名拿着折扇的年轻人,带着一群黑衣保镖闯了进来,各个是气势如虹,凶神恶煞,一看这些保镖的架势,比之前的吴光带的人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顾浩有些忍无可忍了,当即站了起来,冲着楼下喝道:“你们能不能有点素质,就不能轻一点,动作小一点吗,你们这样打扰我医治病人,还有没有点公德心了。”

听到楼上的声音,拿着折扇的年轻人抬头看去,就见一名长发小子叫叫嚷嚷,当即不屑道:“就你这样子,还医治病人,还敢自称医生?别丢人现眼了。”

楼下的李奎听到这话,顿时就不舒服了,快步走了过来,挡在了年轻人的面前喝道:“你又是哪个,赶紧给我滚,今天谁敢打扰我师傅给人看病,我李奎跟他没完。”

年轻人一愣,看了看李奎,显然也被他的身高和架势吓了一跳,当即脸色不善的挥了挥扇子,对着身后的五名保镖说道:“清场,今天我要好好跟张瞎子算算账,闲杂人等一律滚蛋。”

“是,少爷。”

只见他身后的五名保镖,齐刷刷的走到李奎面前,其中一人抓住李奎的胳膊就准备向外拖,但他们不知道李奎也是练过的,身手不比一般保镖差。

“给我滚开,今天有我李奎在这,看你们谁敢向前一步。”

轰隆一声,李奎一脚就踢飞了这一名保镖,这保镖身体一个踉跄,正好撞到了院子里的一口大缸上,瞬间大缸爆出了一声大响,应声破碎,里面的水顷刻间漫灌了整个院落。

拿扇年轻人,赶忙站到高出,害怕自己的名牌皮鞋被水给泡了。

可那些保镖就没有那么幸运,裤腿全部被这缸水浸湿。

年轻人有些意外李奎的身手,冷笑道:“我去,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是练家子,都给上,把这小子给我丢出去。”

“是!”

保镖们齐刷刷的一声吼,当即全部扑向了李奎。

此时的李奎左臂是受了伤的,只能用一只手臂抵抗这群人围攻,可即使这样一打五,却也丝毫不落下风,几个回合后,硬是将这五名保镖给打退了。

一旁的年轻人看呆了,没有想到李奎这家伙竟然这么能打。

不过李奎也不是那么轻松,气喘吁吁的全身湿透,但气势丝毫不减。

“还有谁敢

姜欣橙听了段又文的话后心里有点不舒服,“既然知道这样的事实存在,难道就这么放任不管吗?”

“管?怎么管啊?”段又文从台阶上站了起来,“如果不是这些人来到这进行支教,或者说带来了大山以外的东西,现在你待的这个地方早就不复存在了。”

尽管段又文的话里透着百般无奈,但事实确实如此。昨天在贾章赫下山后,她找到了在这里上学的每一个孩子,看着他们纯真质朴的面容,想象着大山外面的美好世界,却是一副悲凉的画面。

“你还......

但这次她一招还末剌出,已觉得是为了救我,他是绝不会受伤的

“这怎么可能,黄家竟然有人修炼魔功!”文昌鸣难掩惊恐之色,对季辽传音说道。

“事实就是如此。”季辽淡淡回了一句。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是立刻就逃吗?”文昌鸣慌张的回道。

季辽目光微动,沉思了片刻,说道,“现在我们在离开想必是不可能了,看来这黄家已经布下天罗地网,此时逃命只有一死。”

“那我们该怎么办,这么下去不是等死吗?”文昌鸣一听季辽这么说在这站不住了,腾的一下站起身,在客厅之中来回踱着步子。

季辽略一思想,眼中露出一抹狡猾之色,笑道,“文师兄别着急,今日黄启元那老东西说为我们接风洗尘,依我来看那必是一场鸿门宴,我们索性顺水推舟去就是了,他们出手之时我们八人各自逃离,也许目标多了,我们还有一丝逃跑的希望,若是现在就我们二人离开就太过显眼了,绝对是必死无疑。”

文昌鸣想了想,无奈叹息一声,“哎,没想到这次行程会这么凶险,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呵呵,如今怨天尤人已经晚了,文师兄你还是好好准备准备吧。”季辽说了一声。

文昌鸣无奈叹息,再次坐回椅子上,苦笑一声,道“让季师弟见笑了。”

季辽只是淡淡一笑并没说什么。

“其实我并不是担心我自己的安危,只是我那家中妻子已经怀有身孕,我若在此陨落,怕是留下她们孤儿寡母将来会受人欺负。”文昌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

“哦?文师兄已经有了家事?”季辽诧异的看了一眼文昌鸣,看不出来眼前这个文弱书生模样的文昌鸣,竟已经有了道侣。

“哈哈。”文昌鸣挤出一抹笑意,“才成亲不久,她也是我们衍水峰的弟子。”

“不知文师兄的道侣是哪一位。”季辽在衍水峰认识的人不多,女弟子认识的就更少了,这么一问只是随意问问罢了。

可文昌鸣说出他道侣的名字后,季辽顿时就是一愣。

“哈哈哈,我与她两年前才相识,名为徐璐凝。”文昌鸣自顾自的说了一声。

闻听文昌鸣的道侣是徐璐凝,季辽身体一僵,眼神微微一闪,又重新打量了一眼眼前的文昌鸣。

文昌鸣的道侣季辽何止认识,而且还很是熟悉。

徐璐凝可以说是季辽在紫气宗少有的朋友,在他入宗门不久就与徐璐凝相识,后来又在传道阁相遇,而后又经常用相思鸳来联系。

季辽不是木头脑袋,能够看出徐璐凝对自己的情谊,只是那时他一心放在修炼上,在心里只拿徐璐凝当作一个红颜知己。

后来他七年悟道,音讯全无,再次出现在众人视野时已是物是人非,季辽一开始还想着消失了七年,应该去拜会一下芦竹,徐璐凝等人,可回来之后他一直忙于自己手中的事,拜会故人的事就耽搁了下来。

季辽没想到徐璐凝在这几年里已经有了道侣,而且听文昌鸣的意思已经怀有身孕了,季辽心中异样之感一闪而过,同时也真心的为徐璐凝高兴。

他明白自己是为什么踏上这条修炼之路的,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而完成那个使命就注定了他此生无法安稳度日,那将是一条布满了荆棘、陷阱的险路,若是徐璐凝一直将心思放在自己身上,那么将来耽误的还是徐璐凝自己。

“怎么季师弟认识家中内人?”文昌鸣见季辽的样子,似乎认识徐璐凝当即惊喜的说了一句。

“认识!”季辽点头承认,但并没多说。

“哈哈,这样你我也算有缘呐,敢问季师弟和内子是如何相识的?”文昌鸣提起了兴致继续问道。

“是一次执行她发布的任务时相识的。”季辽如实说道。

季辽对文昌鸣这个反应还是很满意的,并没因自己认识他的道侣而有别的情绪,看上去是一个颇为开明的人。

又审视了一眼文昌鸣,季辽暗自点头,这文昌鸣还算不错,长相颇为英俊,举止又很有礼数,显然在入门之前家境极好,有着良好的教育。

而文昌鸣的修为也不低了,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就已经纳气九层,这种资质可以说相当不错了。

季辽嘴角微微一扬,想起徐璐凝那娇笑的模

“什么?时空殿主带着一队人去追杀叶枫去了?”

  天还没亮,李一看着眼前向自己禀告的一个望天城人,有一些惊讶,但又在情理之中。

  毕竟叶枫已经不知道破坏了时空殿主多少次进攻望天城的计划了,换做是自己,也会忍无可忍,与此再派人去追杀,还不如直接直接上,更加省心和直接。

  仅仅是思考了片刻,李一的心里面就有了决断:“姜浩宇,从现在开始,你就暂代我的位置,我带一批人去追时空殿主,帮叶枫拦住他们,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十六岁那年的剧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新落书

一壶龙井茶

新落书

迷梦流冰

新落书

依月夜歌

新落书

子琼

新落书

月空楼阁

新落书

燕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