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石马非马》。

。又缘虞有违忤之咎,遂于丧服中免廙官。大鸿胪何遵奏廙免为庶人,不应袭封。这一剑含蕴不露,意在剑先,虽是绝妙之内家剑法,但却见真的

包厢里面,传来了尖叫声,随后,一名女子捂着脸,从包厢区跑了出来,“救命,救命啊,他要毁了我的容……”

“艾丽?”

徐浪认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艾丽,没想到,居然是她被泼了一脸的热汤。

一名男子,冲了出来,红伸出小拇指。

  小触须像丝瓜藤一样卷到了小手指上,小手指弯弯像月牙。

  张小河笑着,小命高兴着,两人一起唱着那一段承诺歌谣。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如此神奇,那此物用来起宅子如何?”琚瑶一下子就了解了其中的商机,若是家家户户起宅子都用此物,那可是了不得的大生意。

“不仅牢固异常,而且密不透风。此次我剑浦重建,都准备用此物,等去了剑浦,琚瑶你可以自己看看功效。”孙宇拍着胸脯说道。

“若是如此,苏家的两成,确实不低了。”眼见孙宇如此有信心,琚瑶自是一万个相信,自家郎君何等人物,岂是欺世盗名之辈。

“不仅如此,想必你也知道,我剑州军兵甲犀利。我打算让工匠营打造一批农具售卖,我亲自绘图,从此让这天下没有难种的田地。”孙宇早就打算改造农具了,现在的农具用铁极差,是因为精铁难得。可自己的精铁产量高,何不打造一批优质农具,那样就能节约人力,开垦更多的田地。比如现在的铁锹,开口极窄,就是因为太钝,宽了根本铲不进去,用圆弧状则易折。若是有了精铁打造,就可以仿造后世的铁锹,宽口圆弧状,省时省力。

“郎君当得上造福一方之美名,妾身幸甚!”看着滔滔不绝的孙宇,琚瑶两眼冒起小星星,郎君这脑袋怎么长的,哪里来的那么多主意。

“如此美名,琚瑶当占些喜气才是,取根木炭来,为夫这就画出来。”孙宇的男子气概瞬间被激发出来,忍不住就要画出来。

“郎君稍待,妾身这就去取。”琚瑶起床穿好衣物,就出去寻木炭跟纸去了。孙宇起床,在院子里面擦了把脸。

“大人,请用早餐。”俞莲端着早餐,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孙宇住在这里,就爱在此用餐。

“唔,过几天一起去剑浦吧,你的师尊,已经投靠于我,我准备请奏朝廷,任他为尤溪县令。”孙宇看了眼俞莲,自己走了这么多天,她若想走,肯定有的是办法。昨夜孙宇进来,发现门没关,就以为她已经走了。

“当真?师尊满腹才华,终究有了用武之地。”俞莲有些高兴,毕竟这些年跟在师尊身边,也是颇得他的照顾。

“等安顿下来,我送你去尤溪如何?”孙宇试探问道,毕竟她是崔伦的弟子,总在自己身边做侍女也不是个事。

“不了,大人。婢子就待在大人身边,哪都不去,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回不去了。”俞莲这辈子从记事起,就被人摆布,但是她渴望自由。直到这些日子,虽然孙宇会使唤她,但是除了本分内的事情,从来不会强迫于她,待在他这里真的很好。

“好吧,既如此,就随你。哪天你想走了,跟我说一声就成。”孙宇也不强求。

“琚瑶,来坐下,先吃早餐。”孙宇看见琚瑶拿着木炭跟纸进来,赶紧喊道。

“郎君先用,妾身尚未梳妆。”琚瑶摸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

“无妨,不梳妆打扮,亦是秀色可餐,先陪为夫用早餐。”孙宇调笑道。

“油嘴滑舌!”琚瑶嘴上这么说,可还是一脸喜色坐了下来,能得到郎君的夸赞,自是值得欣喜的。

用完早餐,孙宇抽出天枢剑,将木炭削成铅笔模样,照着后世的记忆,将各式常用农具一一画了下来。若是天枢剑铸造之人看见这一幕,恐怕得气的跳起来,如此神兵啊,居然用来削炭笔。

“琚瑶,你看如何?”孙宇将脑海中的农具一一画出,将尺寸一一标注,工匠只需照着图纸打造即可。

“妾身哪里懂得农事。”琚瑶看着自家夫君画的还似模似样,可这好不好用, 自己这种没下过地的,说了可不算。

“为夫去趟工匠营。”孙宇哈哈一笑,出门直奔工匠营而去,工匠营就在龙门寨内,一会就到。

“钱师傅、何师傅、梁师傅,都把手里的活计停一停。”孙宇刚进工匠营,一股热浪来袭。

“大人怎地来了,战事可是结束了?”梁师傅走到近前,一看孙宇的态势,必然是有好事。

“剑州都已平定,可以过几天安生日子了。”这个好消息,自然不用藏着掖着。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三位大匠师行礼恭贺,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嗯,不过我来此为了另外一事,这几件农具先给打出来,试试手。既然仗打的差不多了,总该想想法子,让老百姓过得好些。”孙宇图纸递了过去。

三位大匠师结果图纸一看,立刻了然,尺寸样式清清楚楚,自是没什么难度。三位大匠师也不管孙宇要农具干令的每月俸禄才二两银子,但陆明矾也管不着。

  县令的银子都是这些年与刘府和各大商人合作的脏款,虽说有些肉疼,但能把山上的土匪端掉,也算是大功一件,在退休前还能再往上升一级,何乐而不为呢。

  巴国的官位是实行世袭制,把这位子传给自己的儿子,不就世世代代都是官了吗?

  “还有一件事你要答应我,端完土匪后要给莫小青姑娘找户好人家,你也得帮我多关照关照她。”陆明矾说出了另一个条件。

  “诶?那小青姑娘不是陆大人的夫人?行,本官定不失陆大人所忘。”

  “剿匪的事,定个时间吧。”

  “后天,陆大人就可大展身手了。”

  “走了,不用送我。”

  “是,慢走不送。”

  ……

  “你们都给我整顿好士气,两天后随陆大人上山剿匪。”县令一改方才的圆滑,大声斥责道。

  “是,大人。”

  陆明矾走在回山上的路上,心事重重。

  “该怎么跟小青姑娘解释呢?”毕竟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应该用不了多久师父就会发现自己不见了,然后再用他的本领把我找回来。

  那这样就再也见不到小青姑娘了,况且自己还给她做了媒人。

  “好烦啊,不想了。”眼前就是莫小青的家了。

  “小青姑娘,我回来了。”陆明矾朝屋内喊道。

  守在院子内的二十几位官兵看见了陆明矾就回衙门了,他们是先前帮忙押送刘府的一千两银子的,顺便再保护下莫小青,毕竟谁看见一千两银子不眼红。

  “你回来啦!”莫小青的人随声一起出现在陆明矾的面前。

  “快进来,这是我用卖草药的钱买对烧鸡,还有酒,虽然不知道你爱不爱喝,剩下的钱都买了好大米,以后咱们不用吃沙子了。”莫小青双手撑脸,看着陆明矾吃着桌上的菜,止不住的傻笑。

  “你也吃啊,别让菜凉了,我刚吃过了,这些吃不了多少。”陆明矾啃着鸡腿,看着秀色可餐莫小青。

  莫小青不搭理他,而是又开始自言自语。

  “一千两的银子,足够咱们买一间大点的宅子,再置办点家具、衣架,再开间药材铺,买点嫁装,再把你父母接过来,最后再生个大胖儿子,安安稳稳的......”说到这,莫小青白洁无暇的脸灼热起来,脖子、耳朵也不由分说的变得异样,低下头,双手紧张的合并在下放。

  陆明矾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天真的女孩。

  不知如何拒绝这认为喜欢就能、就要在一起的女孩。

  “小青姑娘,你听我说,我们...”陆明矾说不出口。

  莫小青的思绪从很远很远飘回来,她沉默了一下,她沉默了一会,有预感的说道:“怎么了?”

  俩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沉默压的喘不过气,这时陆明矾有些心虚的说道:“我们不是一路人。”

  莫小青竟一时无言,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莫小青曲解陆明矾的意思,一个说的是命运的不公,一个理解是门当户对。

  “两天,我最多能再陪你两天,小青姑娘。”陆明矾绝情的话语带着诸多的情愫。

  “知足,我知足了,陆公子。”莫小青眼皮半掩着,她不相信她会她会被认识不到两天的男子勾魂摄魄,可眼皮底下的眼泪很是实诚。

  陆明矾也不相信自己会对一个只有片面之解的女生动心。

  原本该高高兴兴的对宴酒闹得不欢而散。

  “差不多两天了,回去看看那臭小子学的怎么样了。”断老心里嘀咕道。

  放下老中的纸质小说,躺在公园地板,穿着“随意”地断老往厕所走去。

  某音的平台上有个视频上了大热门。

  据报道,有热心民众发来视频,近日人民公园有一位穿着破烂、蓬头垢面的乞丐连续两天捧着一本书籍爱不释手的阅读,原来,乞丐也相信读书可以改变命运!

  刚还在蓝星的断老这会儿已经在自家院子门前了。

  门前的巨石前趴着在蓝星跟断老打招呼的壮年男子。

就连龙城璧听见了,也看来最迟钝,走得最慢争事帝前,不叶②,元衡独持正地发了半天愣,才慢慢地站起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石马非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四海烽烟录

天狼星娘子

四海烽烟录

颜凉雨

四海烽烟录

小三胖子

四海烽烟录

纳兰凤瑾

四海烽烟录

葱花冷炒饭

四海烽烟录

敏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