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抢徒!》。

楚留香大笑道:“你看,你这不,心里也是苦的——十六年,人

唐善突然之间有个大胆的想法。

自己是不是可以使用额度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

哦,不对,不是改善这个自己的生活,而是改善那个自己的生活!

话说,此时的唐善可是善尸分身!

他还有一个主体呢!

唐善过上了好生活,但是主体却还是很悲剧的。

这一点可是很不好!

虽然两者算是同一个人。

正在这个时候,主体正在那个很是破旧的地方呼呼大睡!

更加正确的来说,是正在养精神!

精神力不足,同时支撑两个身躯,可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

因此,必须要好好养精神才可以!

否则的话,最好的状况,就是同时间只使用一具身躯。

这边处于使用状况当中,而且还是高度的使用状况当中,那么另外一边,就该好好的处于休息的状况当中。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唐善考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大胆的想法!

毕竟这不符合规定!

唐善看了看附带说明当中的规定,规定当中很是明确的写了,额度不能用在个人消费之上,就算是变相的个人消费也是不可以的。

对于这样子的一个状况,唐善是不会违背的。

他可是代表着善的分身!

而且,要改善本体的生活状况,有很多方法!

比如说找个不错的工作!

以唐善现在的知识储备,找个工作,尤其是与机器人方面有关的工作,完全不是问题!

没学历,倒是一个问题!

没有这块敲门砖,就算是有知识,也是不好找工作的!

毕竟谁也没有那个能力,可以看一眼简历,就知道你有机器人方面的知识,而且还是很厉害的知识!

不可能的!

那么……再找工作之前,需要先整出来一个不错的学历!

这是要重新上学吗?

这么想,事情越来越是麻烦了!

还不如自己做个小生意呢。

不过,做个小生意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唐善想了想,还不如自己想办法从额度当中挵出来一笔钱,打到本体的账户当中来的简单。

那是真的简单。

唐善摇了摇头,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还是不想太多了,一切顺其自然好了。

而且现在的唐善还忙得很呢。

他还需要继续学習知识。

学習的时间过的很快,唐善的精神很好,不眠不休,没有问题。

注意力非常的集中,原本坐在一旁的武胜男什么时候走的,他都没有注意到。

当然,也没什么好主意的!

唐善完全沉浸在了知识的海洋当中。

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些物品送到了实验室当中,另外,建筑物当中也多出了一些人员,这座建筑物重新启用了,自然需要一些人员把这座建筑物充实起来。

因为这件事情,也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

这些事情,唐善并不知道。

窗外的景象从天明到天黒,然后又恢复天明。

唐善始终维持着学習的状况,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时间在他的身上,仿佛没有产生任何作用。

“阿善哥哥,准备上学了!”突然之间,一个很有活力的女孩子声音响起,她飞快的出现在唐善的面前,同时间一副很吃惊的表情,大声喊叫:“不会吧!你这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吗?”

来人是一个短发女孩,她有好好的打扮,身上穿着一身很是漂亮的裙装校服,就是那种二次元世界貴族女校当中的西式裙装!

一看就价值不菲!

她的手中拎着一个同款的书包,整个人充满了青春活力!

毫无疑问,她就是武胜男!

换下了格斗训练服,穿上了裙装小腹,更加显得漂亮可愛!

唐善低着头,看着眼前显示屏,完全没有理会武胜男!

很明显,显示屏上的知识,更加的让唐善在意。

区区的武胜男,那是什么?

不屑一顾!

好吧,并不是不屑一顾,只是唐善真的没有注意到武胜男的出现,就好像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武胜男是何时离开的。

武胜男表示很担心,阿善哥哥该不会是精神出现了问题!

这怎么可以!

好端端的一个阿善哥哥,她还准备拉着他去学校当中显摆显摆,怎么好精神上出现问题,这岂不是非常的糟糕。

武胜男想着,决定自己必须快点做些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她突然之间注意到有人向着实验室当中走来!

武胜男毫不犹豫,立即向着一旁躲去!

问她为什么要躲起来,她已经習惯了!

完全習惯了,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下意识的做出了这样子的行动!

武胜男躲在了她上

什么?

  煞虫散用完了?

  叶枫眉头一皱,心里已经觉得不对劲了。

  怎么可能用完?

  那天孙悟本回来的时候明明说准备了足够量的煞虫散,怎么突然就用光了?

  这个消息对于在场的医者来说或许是个好消息,至少孙悟本失去了可以刷成绩的利器,但对于旁边那些依然有虫病发作的无辜百姓们来说,这简直就是个晴天霹雳。

  叶枫粗粗的看了一下,孙悟本身旁还在痛苦呻吟的病人至少还有几十个,他们的亲属早已经跪了一地不停的在......

座上群豪也一起动容,金刚掌司将秘笈抛了过来,叫道,快!快

第六十六章 送行

“有和不同?”李婉三女异口同声的问道。

“暂时保密。”李峰微微一笑,“李志,你通知干娘和老黄,说我在酒馆准备了火锅,让他叫上老房他们几个朋友一起来。

另外你们也要来,吃火锅要人多才有能吃出情趣来,还有,告诉老黄,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

李婉道:“我爹可能来不了。”

“我爹也可能来不了。”阎淑仪道。

李峰笑道:“没事,我会送你们火锅底料的。到时候回家,你们自己也能做着吃,非常方便。

哦,对了,把程处默那几个小子也叫来,最好把他们老子也叫来,我让他们看看水泥路。”

“可以,不过我明天就要出征了,恐怕没有时间吃火锅和看水泥路了。”李婉说道。

李峰笑道:“没事,等你回来了可以再吃,而且这场大战也用不了多久,按照我对策,三个月后你就能回归了。”

李婉点点头,道:“那你不要忘记了,等我凯旋回来的时候,要给我准备一份大餐。”

“小意思。”

“李婉。明天我和李志两人会去送你的。”阎淑仪道。

李峰也道:“我也去送你。”

“不用了,就算你们去送我,也未必能和我说上话。”李婉道。

“没关系,我们远远的看着你就行。”

“那行吧。”

吃完烧烤后,李峰就目送三人离去。

路上,李丽质开始调侃阎淑仪:“呦,有些人发、春了,想要嫁人了。”

阎淑仪白了她一眼,道:“我就是想要嫁人了,那有如何,想李峰这样聪明,会赚钱,人品又好,对功名利禄又看淡的人我不好好把握,难道让给其他人吗?”

“被你这么一说,哥哥确实挺能干的,起码做菜非常好吃,你嫁给她后,好吃的一定吃不完。”李丽质点头道。

李婉默默点头,心中莫名的有些不舒服。

阎淑仪突然脸色暗淡的说:“可惜,现在的李峰无心婚事,不然,哼哼,我一定让他逃不出我的手掌中。”

“好了,别犯花痴了,李峰都把你当男人,根本不会喜欢你的。”李婉说道。

“对啊,我得找个机会恢复女儿身才是,丽质,你也跟我一起恢复女儿身吧。”

“不行,我父皇不同意。”

“那就我一个人恢复女儿身,又经常跟你玩在一起,那会不会被李峰认为我是一个很随意的女子?不行,丽质,你一定要想办法恢复女儿身才行。”阎淑仪郑重的说道。

李丽质无奈的说道:“好吧,我想想办法。”

甘露殿。

李二正召集一众臣子确认出征事宜。

房玄龄道:“陛下,粮草已经运往朔方,酒精,民夫都已将前往朔方。只等明日大军开拔。”

“很好。”李二点了点头,“此次收复朔方势在必行。按照原来的策略,最少也要半年以上。

但是按照李峰的计策,只要三个月就能轻松拿下朔方,为此,朕决定派遣以为德高望重的大臣前往朔方,代表朝廷去朔方。”

“老臣愿往。”萧瑀站出来道。

李二明白萧瑀是见机逃离长安,对于他跟房玄龄的赌约,根本没有能力实现赌约。

“准了。”

对于老臣李二还是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他可不想落人口实。

“谢陛下。”萧瑀十分感激的说道。

三个月后夏天都过了,谁还要冰块,

李二继续说道:“明日大军出征,柴绍,你可还有需要准备的?”

柴绍站了出来,道:“回禀陛下,没有了。”

“那好,朕预祝你们旗开得胜。”

“多谢陛下,臣等一定不辱使命。”

“明日大军出征,朕一定亲自到城门为大军送行。”

“多谢陛下。”

……

第二天。

阎淑仪和李丽质一同找到李峰,然后三人来到了城外。

此时,城外,一群百姓将东门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啊。我们来晚了。”阎淑仪不满的说道。

李峰打了一个哈气,道:“都是我的错,你们不来找我,就不会来晚了,现在只能远远地看着李婉。 ”

李丽质道:“没事的,反正就算在最前面,我们也不能靠近大军。”

“算了,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我们快点挤到前面去吧,我好想听到陛下在说话。”阎淑仪道。

“我好像也听到了。”李丽质道,不过他想着要慢点再去,不要太快了,不能让李峰见到李二他们。

“万岁、万岁、万万岁。”

突然城外想起了剧烈的响声,声懂吗?”

剌葛想,大哥分明是在提醒自己,要有作可汗的心胸,才能成为可汗,急忙重重点了点头。

阿保机没有告诉剌葛,这句话是阿佳当年对自己的嘱咐,足以令他享用一生。

看到剌葛认真点头,阿保机又嘱咐道:“二弟呀,要成就大事,首先要有能容人的心胸,要让有本事的人为自己所用才是呀。你是那支大军的主帅,无论大军取得了多大的战果,功劳都是你的,别人想夺也夺不去。”

停了停,阿保机又说:“再说了,我们要那些功劳有用吗?我让你率军出征,是为了提高你在国内的威信,可不是让你去立什么功,这层意思,你明白吗?大军出动以后,一定要稳扎稳打,万事都要前瞻后顾,千万不可向上次出军奚国那样,轻敌冒进。”

剌葛觉得,阿保机又在给他讲空泛的大道理,心中想到:你不就是想往我的军中塞人嘛,即使你强行让他们随我出征,我也不让他们在我军中指手画脚,看你能将我怎样。

再说了,你不就比我大两岁嘛,干嘛用长辈的口气对我说话,好像你什么都懂什么都对,而我在你面前永远都是孩子。

待阿保机又提到上次的败仗,剌葛的心里更加反感,认为,阿保机是在揭他的伤疤。

你阿保机打的败仗还少吗?为何只字不提你自己的失败?

你费了近一年的时间在奚国作战,死伤了那么多兵士,战争结束了,你却将奚国拱手让给了混蛋痕笃,没有从奚国拿到任何战争所获,空手而还,知道国人是怎样议论你的吗?

还是叔叔辖底说得对,你阿保机目空一切,一手遮天,容不得半点不同意见。

你阿保机的心中,除了身边那二十几位对你百依百顺的走狗,别人什么都不是。

我这次就是要让你睁大眼睛瞧瞧,没有你那些亲信在我军中,我剌葛是不是也能打胜仗。

剌葛不屑地听着阿保机的废话。

辖底一再嘱咐他,现在是分兵的关键时刻,切不可顶撞阿保机。

阿保机愿意啰嗦,就让他啰嗦去吧,自己只当耳旁风便是。

阿保机突然想起,曷鲁曾经建议,假如剌葛拒绝派人相助,一定要派苏到剌葛军中去。

尽管阿保机觉得有些多余,还是听从了曷鲁的建议,道:“你既然不用我派人帮忙,那就让苏和你们一起去吧。苏这几年进步很快,或许能对你有所帮助。”

剌葛没有理由不让小弟苏随他出征,只好同意。

连年战乱频仍,加上山多川少,妫州之地已经人烟稀少。

去诸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举族南迁的。

妫州的北部是一岭巍峨陡峭的山脉,山顶上还有一带绵延不断的长城,通往草原的谷口,都是一个个军事要塞,本是历代中原民族用来防患草原民族入侵的。

刘仁恭父子将南面的朱全忠家族和西面的李克用家族视为头号对手,不得已放松了这些军事要塞,全力对付朱全忠和李克用。

去诸决定退守妫州之前,派人秘密到幽州出使刘守光。

刘守光哪里容得去诸在他的地盘上屯兵,当即朗声拒绝。

刘守光身边谋事急忙劝道:“我们要对付朱全忠和李存勖,兵力远远不足。那些霫国人与契丹有仇,霫国人住在那里,正好为我们抵御李存勖进攻和契丹人犯境,对我们极为有利,我们不但要允许他们进入妫州,还应该给他们提供必要的粮食军需,让他们为我所用。”

刘守光仔细琢磨,觉得谋事的话非常有理。

现今天下大乱,最宝贵的便是军事力量,自己能够轻易收编三万多能征善战的人马,并且这些人马绝对给自己造不成威胁,可是天大的好事。

刘守光当即答应,去招随时都可以退入妫州,替他把守妫州诸要塞。

与东扒里斯分兵以后,去诸向北绕出了很大一段弯路,进入了妫州地界。

去诸大军进入,刘守光立即撤走了各关隘原本不多的驻军。

接手关隘后,去诸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向西派出探马,打探李存勖的动静。

探马很快回报,李存勖正在妫州西部集结人马,大有东进之意。

去诸大惊。

李存勖若此时东进,他的人马必将首当其冲。

去诸明白,阿保机从起兵到现在,在自己身上吃的亏最大,早已将自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契丹大军不日将会到来。

去诸担心被李存勖抄了后路,趁契丹大军还未到达,将主要兵力压在了西线。

那些边塞可以防契丹,却防不住由关内东进的李存勖。

为了不引起契丹注意,去诸决定,对外一律号称术不姑。

去诸遍察山势,步步设防,设想了多种应战方法,预先做好了各种迎战准备,静候契丹大军来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抢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之魔网

一勺甜药

神之魔网

时星草

神之魔网

陈灯

神之魔网

淡络葡提

神之魔网

鹿随

神之魔网

檐上家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