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过逆天》。

华华凤笑道:非但一点也道今日无论是谁来拦阻我

“这件事,我一直没敢和别人讲。至于赢的钱,跟她也说的是接了个大活。虽然她有些疑问,但我给她买了根金项链,事情也就过去了。她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就万把块钱的项链,硬是美了小半年。说实话,有一段时间我是想过给她点钱,跟她离婚的。后来就差一步,就把离婚这件事提上了日程,可惜被耽误了。现在想想,要是早离婚了多好,绝对不会弄到如今这个地步。”

云万承话语里充满了遗憾与懊悔。但周大少有些分不清他究竟在懊悔什么?

懊悔没离婚?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他抬头看了云万承一眼。

可能是无边的罪恶感一直压着云万承。云万承依旧低着头。

“为什么没离婚?”周大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声。

云万承没有生气,呵呵笑了一声,才说道:“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开始走霉运了。”

周大少又猜到了云万承接下来要说什么。而事实也如他预想的一样。

“开始几年的好运气都没了。我渐渐输多赢少。存款输光了,我便把送她的金项链偷偷卖了。然后被她发现了,我们两个就开始没完没了的争吵。她说看不上我的窝囊样,后悔当初嫁给我。她的嘲笑让我的自尊心又发作了。于是我借了钱去赌。我觉得我能赢回来。只要我赢回来,她就没资格再瞧不起我。”

周大少在心里呵呵一笑,对云万承仅存的一点同情也消失殆尽。

我觉得我能赢回来。

一万个赌鬼中有一万个都说过这句话。但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别说一半,就连一个周大少都没有见过。

至于周大少为什么笑?

因为这句话他也说过。

一直以来,他都怀揣着一颗梦想:败光他父母的家产。

然而现实总是与梦想遥不可及。等他了解了他父母产业的冰山一角后,他发现要想实现这个梦想,可能比他爸妈再次白手起家,打拼出同样的家产更为困难。

那个时候,他刚好在网上看到一句话:一个优秀的赌徒不是总能保证自己赢,而是知道自己该什么时候离开牌桌。

灵光一闪之下,他买了一张承载着梦想的机票,一个人偷偷飞去了国外最著名的“赌城”,进了名气最盛的赌场。

他计划的很好。要么,他在完成梦想的路上前进一大步;要么,验证自己是个优秀的赌徒。二者无论达成哪一个,好像都不亏。

但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

输到第二天天亮,他困得想去睡觉了,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的人身自由都输没了。

直到今天,他可以清楚地记得赌场金碧辉煌的装潢,但却怎么都想不起赌场是怎么让他签下那份合同的。

当时他已经输红了眼,直接跟赌场借了钱,再次开赌,想把自己给赎回来。

结果可想而知。

卖身契时间越来越长。输到绝望时,那个跟他长得有些像名字也有些像的弟弟来接他。

他才知道原来赌场的主人认识他的父母,也知会了他的父母。他那对铁石心肠的父母便安排了这么一出戏码。

知道真相后的他愤愤地走出了赌场。离开的时候狠狠地揣了一脚高大又敞亮的金黄色大门,留下一个不那么明显的脚印后,扬长而去。

当时他的父母当然在电话里狠狠地骂了他一顿。周大少对此没什么所谓,只是在飞机头等舱睡了一觉,然后打了辆出租车,跨越了几百公路回了家。

然而回到家,躺回了自己那张舒适又温馨的小窝,他其实又一直后怕。如果不是他的父母刚好认识那家赌场的老板,而且也有钱替他擦干净所有的屁股,那他究竟会有一个怎样的以后?

眼前这个云万承似乎向他展示了一出擦肩而过的未来。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平行世界,那或许真的有一个周羊羽因为赌博家徒四壁,不得好死。

呵呵笑完,周大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去他么的优秀的赌徒。

说这种话的人都蔫坏蔫坏的。那赌桌是你家土炕啊,想上就上,想下就下?

而且真正优秀的人谁他么下场去赌,都去开赌场了。

比优秀更优秀的人会建个“赌城”,专收开赌场的税。

云万承并没有注意到周大少的隐晦的鄙视,他在自己的回忆里越陷越深,情绪也越来越激动。

“越赌越输。输了我就再借。朋友借完了。我便去借高管铸造长剑,他那刀不急,以后有的是时间。

几十片龙鳞看着是多,可是一炼化,就不多了。打完一把长剑,就剩下不多了。

我去,大意了,真不应该那么大方。

事已至此,再去跟人要龙鳞也不现实,燕无双就倒出大半跟其他金属液融合,搅拌均匀,然后倒入模具。

“小爵爷你——”李总管很是感动,毕竟龙鳞的比例,就决定了武器的锋利程度,以及价值。

“没事的,我运气这么好,肯定是会再找到龙鳞的。”

“小爵爷你就不用骗我了,龙鳞哪是那么容易碰到的。”李总管自然是不相信了,他以前都没有见过蛟龙,这个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没事的,你不要忘记了,我可是有秋雨剑,我打长刀,只是为了练习刀法而已。档次差不多就行了,没有必要那么较真。”燕无双这么舍得,主要是为了回报李总管,没有李总管帮忙,他早就被宝象给击杀了。

“哦,那老奴就先谢过小爵爷了!”提到秋雨剑,李总管也不反驳了,毕竟那是仙剑,可不是龙鳞可以比的。燕无双即便是炼器技术好,想必也顶多是能够炼制出宝器而已。

法器差一个档次,那就是天地之差,是没有可比性的。

等到金属液冷却,燕无双砸开模具,取出剑胚,开始锤打。

叮叮当当的,很是有节奏感,龙鳞的硬度很高,打起来很是费劲,一锤下去,基本上都没有啥变化。若是普通的金属,以燕无双现在的力量,早就变形了。

燕无双有些后悔,一开始制造模具的时候,就应该做的细腻一些,这样锻打也能够省点劲。

“哎,我还是修为太低了,若是到达了五品,直接用灵力铸剑就省事了!”燕无双有些怀念游戏里的炼器生活了,非常的简单,而且炼制出来的武器质量也好。

“那个小爵爷,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李总管看的出来,燕无双似乎有些为难。

“不用,我自己来吧!慢一点就慢一点吧!至少打成什么样子,我心里清楚。”燕无双微微摇头,若是打废了,重新铸造,费事不说,还影响武器的质量。

“哦,那小爵爷你不要客气,你有什么需要你就跟老奴说。”李总管知道自己是多余的,也就不多事了。

“嗯!”燕无双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因为用的都是好材料,杂质少,长剑都还没有打磨,就已经散发着寒光。

不知道是不是龙鳞的原因,打磨之后,剑身上有淡淡的龙鳞纹络,在阳光的折射下,非常的好看。

燕无双双手持剑,随后一挥,直接斩断一块钢铁。切口平整,而且剑身上没有一丁点的损伤。

“小爵爷?这个就行了?”李总管很是诧异,正常铸造一把法器,不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吗?燕无双这才几个小时而已。

“还没有,这长剑还需要刻上阵法,提升攻击力,不过以我目前的修为,还做不到这个。”燕无双说着拿出秋雨剑,在龙鳞上刻字。

李总管的孙子名为李阳,他就刻上至阳二字,随意拿出一个剑鞘,搭配上,然后把长剑递给李总管。

“谢谢小爵爷了!”李总管是真心的感谢,虽然这龙鳞剑虽然目前还不是宝器,但是他相信只要孕育出剑灵,那就肯定是宝器了,因为它现在就是上品灵器了。

“不用客气!”燕无双说着,开始制造长刀模具,他打算现在就铸造,虽然材料缺,打造出来的武器质量会差一些,不过就像是他说的那样,只是为了练功用的,用不着那么好。

燕无双平时都是以铸剑为主,对于刀很少研究。一个方面是用刀的人多,其次是同样都是武器,刀比长剑耗费的材料多,卖出的价格还便宜,那他干嘛还要铸刀呢?

寻常的刀,燕无双自然是不感兴趣的,他打造打一把厚背刀,借住龙鳞的硬度,发挥刀的劈砍特长。

龙鳞比例不一样,硬度确实是差了很多,打造起来也是省力了不少。不过也因为是这个原因,很明显,刀的质量,不如长剑。

刀打好之后,刻名字的时候,燕无双想起了颜谭,她也是用刀的,他就刻上了颜谭二字。等以后遇到了她,就把这长刀送给她。

“无双,那人、皮面具干了,你赶紧出来吧!”宝象站在门口,焦急的催促着,若不是李总管拦着,他就直接踹门进去了。

“来了!”燕无双很是无奈,这个宝象,都是当师父的人了,怎么耐性还这么的差呢!

他也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等但有长枪大戟的威力,其中居然

247 不服气的万华清!

雷天刚衣衫褴褛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身体上的邋遢丝毫无法掩盖雷天刚灿烂的表情。

这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让雷天刚感觉十分的爽,终于为定驿城佣兵公会小队扬眉吐气了一回。

战胜了森这样的情况,也不相信他们之间没有点特殊的关系。

“去去去,你们知道什么,他一个小屁孩老娘能看得上?

“一个个的别给我看热闹不嫌事大,不然以后我这风月楼不准你们踏入一步。”老板娘看着下方的人不耐道。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过逆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小镇大事

尽宙

小镇大事

减子哥哥

小镇大事

付艺琳

小镇大事

绮里眠

小镇大事

若花辞树

小镇大事

西风啸月